想要報名2015年本科生港澳台聯招的同學,請記得在3月15日以前上網報名。

  • 報名日期

 1. 第一階段(網上預報名):3月01日至 3月15日止 (考生自行上網填報)

 2. 第二階段(針對 [九龍試點]):3月16日至 3月31日止 (週六日、例假日恕不受理) ,詳情可於上班時間電洽 02-27359558

 3. 填表時考試地點請填「九龍」。

 4. 報考「藝術」、「體育」院校的考生,需先另外參加專業考試。專業考試時間及地點由有關院校確定,考生應及早自行直接與欲報考的院校聯繫報名術科。

  • 網上進行預報名方式

 1. 考生登錄「聯招辦網站」(點選進入)(預報名期間網站才會開啟),進行預報名(點選進入預報名網站)

2. 考生需按要求輸入報考基本信息(含姓名、性別、出生年月、報考地點、報考科類、報考學校等)。

3. 預報名後請自行列印預報名單,考生必須牢記自己的「預報名號」及「密碼」,並按規定時間到相關報名地點辦理正式報名確認手續。

4. 【填報志願】查詢院校科系,請參考下列目錄連結:

第一批次院校簡章(點選進入)

第二批次院校簡章(點選進入)

  • 第二階段現場確認注意事項(僅針對「九龍」試點)

第二階段時間:3月16日 至 3月31日 止 (週六日、例假日恕不受理)

考生欲委託本會協助第二階段確認者,請考生本人親至本會繳交下列文件:

(1) 本人學歷證明或「畢業證書」(應屆生須請學校開立「在學證明」,或將學生證正反面影印本至註冊組蓋章,不可僅繳交學生證影本。)

(2) 高中各學年「成績單」(應屆畢業生在入學前再補繳最後一學年的成績單)

(3) 有效期限內之「台胞證」(有效期限必須以考試日期為參照)

(4) 「兩吋彩色」大頭照2張

(5) 報名費及郵電費一律繳交「港幣匯票600元」。匯票請至有外匯交易的銀行辦理 (郵局不售匯票)。
匯票抬頭:京港學術交流中心
或  BEIJING-HONG KONG ACADEMIC EXCHANGE CENTRE
(匯票抬頭中文或英文,依各銀行規定,選擇一種開立即可)。

(6) 上述文件皆必須帶「正本」以供核對。

  • 考試日期:2015年5月23日(六)、24日(日),共兩天。

5月23日至24日進行考試。考試時間和科目為:

日  期 時  間 科  目
5月23日 (星期六) 9﹕00-11﹕30 中文
13﹕30-15﹕30 英語
5月24日 (星期日) 9﹕00-11﹕00 數學
13﹕00-15﹕00 物理、歷史
16﹕00-18﹕00 化學、地理

 

  • 除香港考區九龍試點外,其他各地報名地點如下非報名香港考區九龍試點的考生,請自行連絡報名點了解現場確認方式與考試地點

北京: 北京市高校招生辦公室(北京市海澱區志新東路9號,郵遞區號:100083,電話:(010)82837212)。

上海: 上海市高校招生辦公室(上海市欽州南路500號,郵遞區號:200235,電話:(021)64946010,(021)64511200)。

福建: ①福建省教育考試院(福州市北環中路59號,郵遞區號:350003,電話:(0591)86215678,傳真:(0591)87841550); ②福建省廈門市招生考試委員會辦公室(廈門市火炬二路269號,郵遞區號:361006,電話:(0592)5703107,傳真(0592)5703106)。

廣州: 暨南大學華文學院(廣州市天河區廣園東瘦狗嶺路377號,郵遞區號:510610,電話(020)87205925,傳真:(020)87206598)。

香港:①香港考試及評核局新蒲崗辦事處(香港九龍新蒲崗爵祿街17號,電話:3628 8787 / 3628 8711);②中國旅行社各區分社;③京港學術交流中心(香港北角英皇道83號聯合出版大廈1404-05室,電話:2893 6355);④中國教育留學交流(香港)中心有限公司(香港德輔道中272-284號興業商業中心2305室,電話:2542 4811)

澳門: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高等教育輔助辦公室(澳門荷蘭園大馬路68-B號華昌大廈地下B座,電話:(853)28563033)

 

1. 自2011年起大陸大學可依據台灣地區大學入學考試「學測」成績招收前標級(以上)台灣高中畢業生。相關規定請見下列網站:
依據台灣地區大學入學考試「學測」成績招收前標級台灣高中畢業生相關規定

2. 針對各校申請方式、時間及相關規定,請見:2015年祖國大陸普通高校免試招收台灣考生信息網(請點入連結),該網站會依據各校提報之資訊陸續更新。

3. 由於各大陸大學執行台灣地區學生免試入學工作的時間不一,關於今年各校是否招生請建議直接前往該校「招生辦公室」網站(或「港澳台辦公室」網站)查詢簡章,也可直接聯繫該校相關單位進行詢問,以免延誤報名機會。

文/兩岸犇報92期社評

公民社會,這個19世紀西歐社會科學對新興資產階級社會經濟關係的理論概括,這幾年在兩岸四地不約而同地成為一種時髦的政治詞彙。特別是經由諸如洪仲丘事件、太陽花運動、佔中運動等廣泛的社會動員之後,它被刻意描繪成一個獨立於國家之外的自治體,它既是不許國家威權介入的私領域,又是個人參與國家政治事務(公領域)的前進基地;既是獨立於國家與市場之外的一股清流,也是非西方體系國家政治民主化的前提,更是克服治政腐拜、權錢交易、政府失能、官僚獨裁的神兵利器。它既不是家庭,也不是國家,更不是市場,看似無所不包,但實際上又什麼都不是。但在公民社會論者的語境中,「公民參與」卻成為「改變台灣政治文化」、「改變藍綠版圖軸線」的唯一路徑。

追本朔源,Civil Society(可譯為文明社會、市民社會或公民社會)的提法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早在亞里斯多德的年代就被用來泛指以城邦所代表的「自由和平等的政治共同體」。之所以直到今天在政治上還被拿來反覆說嘴,卻又陷入「無所不包,又什麼都不是」說不清楚的窘境,恰恰來自於它作為一種倫理學範疇的歷史變異性。也就是說,它在不同的歷史階段和社會型態中,因應當下的政治目的,就被賦予不同的時代內涵。例如,在亞里斯多德的眼中,城邦是由自由和平等的公民所構成的共同體,只有在這種共同體中人們才有可能過上最美好的生活(當然,沒有財產權的奴隸、婦女必須排除在外)。但是,在中世紀神學家托馬斯.阿奎那的口中,亞理士多徳引導公民實現美好生活的理想,卻可用來為教皇的統治權辯護;同樣的,14世紀一些為王權辯護的思想家也從亞里斯多德的公民社會思想中尋找理論依據,認爲國家的權力不需要教會批准,單憑它在道德上的利益就能證明其正當性,因此反對教會侵犯世俗權力。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近代。西元17世紀至18世紀,當一些社會契約論者(如洛克、盧梭等人)反對專制王權時,公民社會理論轉身成爲破解君權神授思想的理論武器。他們認為公民社會與政治社會一體兩面,人們只有通過訂立社會契約的權利讓渡,才能完成從處於無政府狀態、缺乏人身保障的自然社會向政治社會的過渡;18世紀末,法國大革命確立了代議制民主原則,爲私人領域的獨立存在和工商業活動的自由發展提供了法律上和制度上的保障,促進了公民社會和政治國家的分離過程。在這種情況下,公民社會主張通過代議機關來參與政治國家的事務,從而實現自己特殊的私人利益,政治國家則要通過行政與法機關來干預公民社會,藉以維護普遍的共同利益。現代公民社會理論堅持政治國家和公民社會的二元對立,事實上就是對政治國家和公民社會相分離的現實的反映。

到了19世紀中旬以後,公民社會概念的歧義性更不遑多讓。工業革命後,人們在生產過程中所處的社會位置決定了對勞動產品的分配關係,從而表現出不同的階級利益,原先認為公民社會是作為個人利益過渡和轉移到國家普遍利益的中介環節,就不足以說明公民社會內部的階級分化,也沒有能力說明國家機器代表的不是普遍利益,而是資產階級利益的現實。特別是國家資本主義興起後,公民社會理論所依恃的自由市場由於國家的介入,就更進一步的促使當代西方社會學者(如柯亨、葛蘭西、哈伯馬斯)提出國家/經濟/公民社會的三分法,主張把經濟領域從公民社會中分離出去,強調它的社會整合功能和文化傳播與再生産功能。葛蘭西就認為,公民社會是制定和傳播意識形態,特別是統治階級意識形態的各種私人或民間機構之總稱,是統治階級和被統治階級爭奪「文化霸權」的主要場域。

由此可見,當我們試圖用「公民社會」作為代表台灣社會普遍利益的政治方案,作為社會變革的前進方向,就必須誠懇的面對幾個問題。首先,你所宣稱的「公民社會」到底是什麼?它到底代表誰的利益?把它描繪成一個均質化的整體,說成是一種普遍性的價值,不是出於無知便是欺騙。其次,所謂「公民社會」跟國家機器的關係是什麼?是相互對抗,還是互為表裡,它是政治菁英搶奪話語權的工具,還是普羅大眾現實利益的體現。最後,台灣位處東亞地緣政治矛盾的最前沿,不管從內部因素,還是中、美、日三方的政治角力來看,統獨問題絕對是當前無法回避的政治議題。一旦矛盾尖銳化,公民社會將如何回應台灣國族主義的政治召喚,它的正當性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上?由統治階級文化霸權所操弄的「民意」,難道是其合法性的唯一根據?

歷史雄辯地告訴我們,社會決不是一個靜態的或和平地進化的結構,而是產生於對抗性生產關係的衝突的一種暫時性解決。在國家已經似乎涉入社會生活的一切方面的今天,「國家」與「社會」之間那種古老的區別,看來是難以繼續存在了。除非,我們繼續說謊。

228-3本(2)月26日本會名譽會長陳明忠與前會長藍博洲繼續在「麗文正經話」節目談二二八事件,聚焦在二二八歷史與現實意義之間的連結。

主題:被扭曲的歷史記憶?「二二八」68年後 真相還原(1)

討論提綱:

1. 你不知道的真相!國共內戰點燃「二二八」引信
2. 白色祖國vs.紅色祖國 台灣人的認同拉扯
3. 倡導社會主義遭肅 被歷史洪流遺忘的「麥浪歌詠隊」
4. 國共2005破冰握手 陳明忠推動歷史臨門一腳

以下為節目線上觀看:

被扭曲的歷史記憶?「二二八」68年後 真相還原(1)

被扭曲的歷史記憶?「二二八」68年後 真相還原(2)

被扭曲的歷史記憶?「二二八」68年後 真相還原(3)

被扭曲的歷史記憶?「二二八」68年後 真相還原(4)

 

228-2本(2)月25日本會名譽會長陳明忠與前會長藍博洲接受TVBS「麗文正經話」節目訪問談二二八事件。

主題:從騎白馬到戴紅帽的政治犯──二二八與陳明忠

討論提綱:

1. 實現「人人平等」 年輕陳明忠不屈服階級

2. 陳明忠躲過二二八 卻躲不過「白色恐怖」

3. 1960陳明忠出獄 「紅帽子」撕不掉的標籤

4. 李登輝入共產黨 二二八受難者?被鎮壓者?

以下為節目線上觀看:

從騎白馬到戴紅帽的政治犯:二二八與陳明忠(1)

從騎白馬到戴紅帽的政治犯:二二八與陳明忠(2)

從騎白馬到戴紅帽的政治犯:二二八與陳明忠(3)

從騎白馬到戴紅帽的政治犯:二二八與陳明忠(4)

228-1時間:2015年2月28日(星期六)下午2時
地點: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四段85號B1
(集思台大會議中心「尼采廳」)
捷運:捷運公館站2號出口左轉步行2分鐘

《證言228》紀錄片(藍博洲採訪製作)
1. 2月27日晚上:《中外日報》記者周青與吳克泰
2. 公賣局廣場的鼓聲:建中老師黃爾尊
3. 烏牛湳的槍聲:台灣民主聯軍突擊隊長陳明忠
4. 鄒族的武裝起義:阿里山樂野村村長武義德
5. 處委會與32條:《自由報》總編輯蔡子民

講評人:原住民詩人莫那能等

主辦單位: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

文/兩岸犇報91期社評

在台灣,大凡在五、六○年代出生的嬰兒潮世代,年少時期大抵上都有過一個夢,背景是歐洲風景掛曆上紫色的普羅旺斯薰衣草田、是色彩斑斕的荷蘭鬱金香花海,在那裡只見遊人優雅地踱步,沒有勞動者揮汗的身影。這景象填充了整整一個世代人對田園的美好想像,也映照出自身所處環境的不堪。望著自己父母在稻田裡黝黑彎腰的背影,藍天綠地,色彩單調的令人心慌。在當時,恐怕沒人會想到,不過是短短的30年,這夢境在九○年代後的台灣竟逐步成為現實。只不過,當我們醉心並自豪於花東縱谷的油菜花、台中新社的鬱金香、彰化平原的公路花園和美濃盆地的瑪格麗特的同時,我們應該知道,所有美麗的東西都有代價,色彩繽紛的田園景象不過是台灣的農業衰退、農村凋敝、農民破產的表徵。

台灣地處亞熱帶日照充足,加上農業開發時間較晚,土地肥沃,自古以來就有「一年熟餘七年糧」的記載。1858年中英、中法天津條約台灣開埠之前,台灣生產的米糖向來是出口大宗,大量的白銀流入造就了「台灣錢淹腳目」的傳奇色彩。曾幾何時,隨著工業化的步伐,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從1960年代中期的100%以上,下滑到今天的32%(以熱量為權數計算),甚至低於工業化比率高於台灣的日、韓鄰國。特別是在2000年加入WTO之後,台灣一方面全面放棄出口補貼;一方面削減對稻米、雜糧、煙葉、葡萄和小麥保價收購措施,轉而採行休耕給付,導致良田廢耕,種植面積減少,農產品進口量與貿易逆差迅速擴大等負面現象。據統計,台灣的水稻田約有46萬公頃,但實際耕作面積卻從1994年時的36.6萬公頃逐年減少到2004年的23萬公頃,有近半數的良田委棄荒耕,每年休耕補助在新台幣100億元上下。如今,每年台灣在農產品貿易逆差將近100億美元,美國就佔進口農產品總量的三分之一。

導致台灣糧食自給率偏低的原因很多,追究其根本,說穿了都是在冷戰架構下依附性發展的政治結果。首先,戰後初期美國挾帶著強大的經濟援助和意識形態輸出,用低廉價格大量傾銷過剩的黃豆、玉米、小麥,並透過教育系統宣傳其營養價值,將台灣人的飲食習慣分為三六九等,上等人吃麵包、喝牛奶;中等人啃饅頭、喝豆漿;下等人吃稀飯、配醬菜,從意識形態上就徹底地改變了台灣人的飲食習慣,導致台灣人的主要糧食消費有近半數依賴自身並不生產的麵食。

其次,從1972年美國調整亞洲戰略,台灣退出聯合國代表席次之後,國民政府為了尋求與美國更緊密的關係,不但與美國簽署「中美稻米協定」自願限制稻米出口,更同意從美國中西部進口大宗穀物、雜糧及飼料玉米等作物,推廣「多吃麵粉少吃米」、「吃肉象徵富裕」等概念,導致台灣的農產品貿易在3年間從順差6000萬美元,下滑到1974年的逆差2億7000萬美元,從此一去不返。再加上,1987年開放美國農產品、洋菸、洋酒進口,打擊的範圍擴大到果農和煙草、葡萄等與公賣局契約耕作保價收購的經濟農戶,李登輝的「八萬農業大軍」從此灰飛煙滅;更有甚者,2002年加入WTO之後,向來以犧牲農業成就工業為發展手段的台灣當局,也只能以「減少農業就業人口、開放農地自由買賣」作為因應,造就了全台農田「不種稻子,種房子」的怪異現象。

當然,農政當局不當的休耕政策,更是難辭其咎。政府鼓勵農民休耕,增加休耕補貼,使得耕作所得與休耕補助相距有限,加上為了滿足工業用水的限水政策,造成農民耕作意願大幅降低,紛紛將農田休耕,甚至形同廢耕。目前2004年全台休耕農田仍維持在21萬公頃左右,每年都要耗費國庫約100億元進行休耕補貼,其中有58%卻不具真正的農民身分,不少人是跟銀行貸款買地,再用休耕補助去清償利息,根本是在炒作農地,做無本生意。據可靠數字統計,目前台灣農業就業人口約55萬戶,卻有67.6萬餘人領取老農津貼(2012年8月勞委會統計數字),其中「專業」農戶僅有16.3萬戶。

台灣的農村,從富饒到美麗,無疑是以老農們的辛酸血淚來成就都市人的田園想像。過去,以犧牲農業扶持工業的發展政策,已經讓國民黨在農村地區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如今,在美國的「沒有豬肉,一切都免談」(no pork, no talk)的壓力下,竟然為了加入實質意義不大的TPP而打算開放包括含食道肌、血管、頭骨肉、面頰肉、骨髓、牛油等六項雜碎產品進口,甚至是飽受爭議的瘦肉精豬肉,無疑是以國民的健康為代價。從這種數十年不變、義無反顧的「親美」作風看來,國民黨不只是要輸掉農村,也將要輸掉城市居民的信任。

第三勢力集結,社運團體是把兩面刃

二月 3, 2015 | 迴響已關閉

文/兩岸犇報90期社評

喧騰一時的太陽花,隨著學運要角的退選、服役以及「公民組合」的分道揚鑣,除了躺在立法院的「兩岸協定監督條例」這個掐死兩岸政治性協商的「緊箍咒」之外,似乎沒能為台灣留下太多的印記。網路上血脈賁張的鄉民正義,就如同凱道上「一擁而上、一哄而散」的數十萬市民大軍一樣,時間到了就得回家吃晚飯。他們不是職業革命家,激情過後,日子還是得士農工商,消費「英雄」絕不比手機型號來得更持久。許多人都在期待著一個「非藍非綠」的第三勢力崛起,但現實永遠比想像來得殘酷,簇擁在凱道上的網路鄉民,他們可以無情地摧毀任何一座城堡,但絕不會為你建設任何一座碉堡。

318學運,與其說是一場青年學生的「反服貿」運動,不如說是八○年代學運「野百合世代」的奪權運動。學生只是棋子,服貿協定只是口實,更重要的是,他們要透過一場場「反中國因素」抗爭,搶奪話語權,將「律師世代」擠出民進黨的權力中心,從而割除以「公投自決」為手段的族裔民族主義尾巴,為民進黨走向執政的「最後一哩路」鋪平道路。也就是說,他們要利用台灣人民「維持現狀」的普遍心理,倡導「現狀獨立論」來弱化中間選民對台獨紅線的戒心,好讓民進黨能夠重新執政。因此,「兩國論」的起草人蔡英文就成為他們天然的同盟者,蘇貞昌只好黯然退出。

太陽花學運真正值得重視的面向是,台獨的「第三世代」已然成型。從2006年《泛綠學者715倒扁聲明》確立了以「公民民族主義論」作為台獨的新路線之後,8年來,這群學生在老師們的指導下積極投入島內各種議題的社會抗爭,從「士林王家」、「大埔反拆遷」到「反旺中事件」幾乎無役不與,被打造成一批自以為代表社會公平正義,對國家暴力毫無忌憚的激進勢力。但是,恰恰就是因為學生們不斷地自我激進化,命定他們未來不可能成為代表本土資產階級利益的民進黨的主流。美日反華勢力就是利用學生的這個弱點,將具有代表性的學生領袖帶到美國國會大廈召開記者會,透過他們的嘴巴來要求廢止「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並安排他們跟熱比婭見面(部分人士甚至受邀參拜靖國神社),好讓他們一路玩到黑,成為在島內激進的台獨側翼,以牽制民進黨日後不敢基於島內資產階級的利益而走向某種形式的「兩岸和解路線」。

近日來,部分以野百合世代為主的「公民組合」,之所以放棄直接入主民進黨,反而熱衷於「建黨」獨立參選,就是自覺地要扮演這種激進側翼的角色。問題是,這樣的角色並不討好,光靠著一批社會學者和幾百號激進學生,也無法成事。因此,任何「第三勢力」的集結,能不能團結在318學運中環繞在立法院外圍趁機作亂,色彩繽紛,訴求多元的社運團體,就成為重中之重。這一些社運組織,由於他們所處理的議題,恰恰是國民黨執行依附性發展政策所遺留下來的諸多矛盾,所以在政治傾向上先天就不可能跟國民黨站在一起。但是,因為陳水扁政權親資本、特別是金融集團與土地財團的貪腐色彩,也導致他們對民進黨的幻想破滅,形成一股「反對國民黨、對民進黨也不放心」的政治力量。

這種單一議題、去中心化、水平網絡化的社運組織,它既是成熟資本主義社會去工業化的客觀反映,也是對傳統列寧式垂直整合的剛性架構的直接挑戰。正是因為這種組織形態,他們能夠抗拒任何傳統的政治勢力的收編,但也因為這種組織形態,他們只能透過一個又一個共同對立面的塑造來集體動員。這無疑是一把兩面刃。對於台獨勢力而言,一方面,他們就像是馬克思在「霧月十八」裡對法國小農、小商品生產者的描述一樣,是「一袋各不相干的馬鈴薯」,沒有上帝也要創造出上帝,確實容易受到民進黨「國族主義」的蠱惑和號召,將「中國因素」視為是威脅它們存在狀態的對立面;但從另一方面來看,一旦民進黨在2016年重新奪回政權,民進黨的階級成分決定了他們不能、也不會去解決台灣依附性資本主義發展的諸多負面,勢必要成為這些社運團體直接的對立面,蔡英文就直接暴露在矛盾的第一線。更重要的是,他們對於任何列寧式剛性政黨的架構,先天上有著不可言喻的厭煩,任何要求「建黨」以展現力量的主張,恐怕都是他們要反對的對象。

或許,他們才是真正有意識要改變島內社會性質,起碼是影響未來政治格局,乃至於牽動兩岸關係發展的關鍵性變因。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10960010_919606041397502_199983548872357762_o【時間】2015年2月7日(星期六)上午9:30 – 11:30
【地點】新北市永和區安樂路431號(永安里里民活動中心)

【主辦單位】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

【主講人】

潘朝陽(台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地理系合聘教授兼東亞文化與漢學研究中心主任)

王曉波(世新大學董事兼任教授)

羅美文(勞動人權協會會長、勞動黨榮譽主席)

陳福裕(《兩岸犇報》發行人、夏潮聯合會評議長)

【交通方式】

捷運:永安市場站(步行10分鐘)
公車:5、227、304(承德或重慶線),於永安市場站下車

國民黨改組,重建核心思想才是根本任務

一月 21, 2015 | 迴響已關閉

文/兩岸犇報89期社評

一場九合一選舉,不僅打趴了馬核心的政治威信,也打亂了國民黨的接班序位。新北市市長朱立倫以「最後的諸侯王」之姿,毫無懸念的入主國民黨,並立馬公布黨中央的人事佈局。新人新政,社會上原本期待國民黨經此挫敗後,能夠大開大闔,大破大立,擺脫派系政治的糾葛,為台灣人民的前途福祉,為兩岸關係的長遠發展,擘劃出一條清晰可見的路線圖。但從朱立倫簽署的第一份人事名單及其就職演說來看,只能說是「滿屋子人半新不舊,一桌子菜冷飯剩肴」,非但沒能打破馬團隊小圈子用人的沉痾,也沒有擺脫馬政府在兩岸關係上只經不政,搖擺不定的痼疾,我們只看到在政治上合縱連橫的謀術,卻沒有看到在政策上再造民族共同體的願景。

產生這次台灣九合一選舉的結果,其原因相當複雜。雖然台獨人士一直試圖將國民黨敗選的癥結導向兩岸和解政策的失誤,但現實上兩岸和平發展所導引出來的和平紅利,卻一直得到台灣多數民眾的肯定。這一點可以從選後各項民調顯示,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比例不降反升而得到驗證。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全球經濟景氣低迷,造成在世界範圍內中產階級衰退、青年就業困難、財富分配兩極化,特別是美國執行量化寬鬆政策的影響,勞動力價格的增長遠遠比不上資產價值的增長,物價與房價齊飛,年輕一代面對未來充滿著不安與憤懣。坦白說,這不管是誰在執政,誰當家、誰掌權,誰就要承擔這個後果,全球都一樣。台灣青年世代(特別是中下階層)所反映的問題,包括產業外移、農村破產、貧富懸殊、就業困難和房價飆漲等等,究其根本是過去30年來美國在全球範圍推動新自由化的結果,但由於在時間步度上與兩岸開展經貿往來交流的時程的高度重疊,因此全球化的後果就變成今天兩岸關係發展的苦果。

不可諱言,自2005年兩岸破冰以來,在逐步實現兩岸經貿、文化、人員交流過程中,雖有和平紅利的兌現,卻也由於未能改變島內的利益格局,從而產生兩岸和平紅利為少數人所壟斷的現象。再加上一連串的偶發事件,例如頂新事件,也將兩岸關係所發展出來的一些正面成果變成負面能量,本來就對國民黨的選情不利。但是,馬英九當局執政六年來在國家認同問題上的膽怯含糊,在推動兩岸關係發展上的瞻前顧後,卻也難辭其咎。換句話說,以「親美、反共、革新保台」的冷戰思維為政策指導的國民黨當局,在東亞地緣格局重新盤整的後冷戰時期,雖然迫於形勢的推動了兩岸經貿交流,卻不願提出兩岸政治協商的願景,既然參與了國共合作的設計,卻又不敢描繪和平統一的路徑,導致國民黨的對手得以掌握話語權,以「本土化」、「民主化」為口實牽制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進程,從而利用局部的負面來進行全盤的否定,甚至將台灣社會既存的內在矛盾和藍綠共業轉嫁為兩岸交流的惡果。

最近有一部在大陸熱播的連續劇《北平無戰事》,透過網路直播在台灣島內受到網友的熱推。該劇不僅得到影劇界許多專業編導的肯定,也鮮活的再現了一個衰敗而欲振乏力的國民黨形象。這個「國民黨」,可以說和今日台灣民眾在九合一大選中所看到的國民黨並無二致——缺乏再造民族共同體的願景,僅僅依靠國家暴力和資源分配來實現治理,從而無力扭轉官僚腐敗對政權基礎的侵蝕。回顧歷史,1949年國民黨政府退守台灣之際,雖曾一度進行組織改造,但受限於官僚買辦的政權性質,只能透過國家暴力的強制和分配手段,打造統合各個社會階層利益的扈從結構,在東西冷戰和國共內戰的架構下賡續其政權命脈。這種高度統合性的政黨形式,在國家資本壟斷的基礎上雖曾一度生效,但隨著美國推行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國民黨所能掌控的國家機器和經濟資源不斷被削減,其意識形態空缺的弱點就伴隨著對島內利益格局支配力的弱化而暴露出來,從此一蹶不振,甚至淪為民進黨本土化意識形態的尾巴。也就是說,1949年國民黨在中國大陸範圍的節節敗退,與2014年九合一大選在島內政治版圖的藍綠易勢,雖然在時空環境與民心取向上大異其趣,但卻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國民黨的中心思想渙散,導致在意識形態戰場上的全面潰退。

以史為鑒,如果朱立倫所代表的國民黨中生代無法正確地總結經驗,重建國民黨的核心思想引領民眾,在兩岸政策上與民進黨有所區隔,從而一較高下。那麼,「北平無戰事」中拋戈棄甲的國民黨或許就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進行式,它不僅丟掉了大陸,也正在失去台灣。今天的台灣距離1949年的北平,其實並不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