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改組,重建核心思想才是根本任務

一月 21, 2015 | 迴響已關閉

文/兩岸犇報89期社評

一場九合一選舉,不僅打趴了馬核心的政治威信,也打亂了國民黨的接班序位。新北市市長朱立倫以「最後的諸侯王」之姿,毫無懸念的入主國民黨,並立馬公布黨中央的人事佈局。新人新政,社會上原本期待國民黨經此挫敗後,能夠大開大闔,大破大立,擺脫派系政治的糾葛,為台灣人民的前途福祉,為兩岸關係的長遠發展,擘劃出一條清晰可見的路線圖。但從朱立倫簽署的第一份人事名單及其就職演說來看,只能說是「滿屋子人半新不舊,一桌子菜冷飯剩肴」,非但沒能打破馬團隊小圈子用人的沉痾,也沒有擺脫馬政府在兩岸關係上只經不政,搖擺不定的痼疾,我們只看到在政治上合縱連橫的謀術,卻沒有看到在政策上再造民族共同體的願景。

產生這次台灣九合一選舉的結果,其原因相當複雜。雖然台獨人士一直試圖將國民黨敗選的癥結導向兩岸和解政策的失誤,但現實上兩岸和平發展所導引出來的和平紅利,卻一直得到台灣多數民眾的肯定。這一點可以從選後各項民調顯示,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比例不降反升而得到驗證。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全球經濟景氣低迷,造成在世界範圍內中產階級衰退、青年就業困難、財富分配兩極化,特別是美國執行量化寬鬆政策的影響,勞動力價格的增長遠遠比不上資產價值的增長,物價與房價齊飛,年輕一代面對未來充滿著不安與憤懣。坦白說,這不管是誰在執政,誰當家、誰掌權,誰就要承擔這個後果,全球都一樣。台灣青年世代(特別是中下階層)所反映的問題,包括產業外移、農村破產、貧富懸殊、就業困難和房價飆漲等等,究其根本是過去30年來美國在全球範圍推動新自由化的結果,但由於在時間步度上與兩岸開展經貿往來交流的時程的高度重疊,因此全球化的後果就變成今天兩岸關係發展的苦果。

不可諱言,自2005年兩岸破冰以來,在逐步實現兩岸經貿、文化、人員交流過程中,雖有和平紅利的兌現,卻也由於未能改變島內的利益格局,從而產生兩岸和平紅利為少數人所壟斷的現象。再加上一連串的偶發事件,例如頂新事件,也將兩岸關係所發展出來的一些正面成果變成負面能量,本來就對國民黨的選情不利。但是,馬英九當局執政六年來在國家認同問題上的膽怯含糊,在推動兩岸關係發展上的瞻前顧後,卻也難辭其咎。換句話說,以「親美、反共、革新保台」的冷戰思維為政策指導的國民黨當局,在東亞地緣格局重新盤整的後冷戰時期,雖然迫於形勢的推動了兩岸經貿交流,卻不願提出兩岸政治協商的願景,既然參與了國共合作的設計,卻又不敢描繪和平統一的路徑,導致國民黨的對手得以掌握話語權,以「本土化」、「民主化」為口實牽制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進程,從而利用局部的負面來進行全盤的否定,甚至將台灣社會既存的內在矛盾和藍綠共業轉嫁為兩岸交流的惡果。

最近有一部在大陸熱播的連續劇《北平無戰事》,透過網路直播在台灣島內受到網友的熱推。該劇不僅得到影劇界許多專業編導的肯定,也鮮活的再現了一個衰敗而欲振乏力的國民黨形象。這個「國民黨」,可以說和今日台灣民眾在九合一大選中所看到的國民黨並無二致——缺乏再造民族共同體的願景,僅僅依靠國家暴力和資源分配來實現治理,從而無力扭轉官僚腐敗對政權基礎的侵蝕。回顧歷史,1949年國民黨政府退守台灣之際,雖曾一度進行組織改造,但受限於官僚買辦的政權性質,只能透過國家暴力的強制和分配手段,打造統合各個社會階層利益的扈從結構,在東西冷戰和國共內戰的架構下賡續其政權命脈。這種高度統合性的政黨形式,在國家資本壟斷的基礎上雖曾一度生效,但隨著美國推行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國民黨所能掌控的國家機器和經濟資源不斷被削減,其意識形態空缺的弱點就伴隨著對島內利益格局支配力的弱化而暴露出來,從此一蹶不振,甚至淪為民進黨本土化意識形態的尾巴。也就是說,1949年國民黨在中國大陸範圍的節節敗退,與2014年九合一大選在島內政治版圖的藍綠易勢,雖然在時空環境與民心取向上大異其趣,但卻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國民黨的中心思想渙散,導致在意識形態戰場上的全面潰退。

以史為鑒,如果朱立倫所代表的國民黨中生代無法正確地總結經驗,重建國民黨的核心思想引領民眾,在兩岸政策上與民進黨有所區隔,從而一較高下。那麼,「北平無戰事」中拋戈棄甲的國民黨或許就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進行式,它不僅丟掉了大陸,也正在失去台灣。今天的台灣距離1949年的北平,其實並不遙遠。

陳明忠【記者/孫立極】經過「夏潮聯合會」辦公室,看到一位白髮老先生正在和朋友聊天。他說,江姐的電視劇很感人,她上「老虎凳」時用了4塊磚,「我那時上到兩塊磚時就暈過去了……」沒有壓抑、怨懟,聲音洪亮、笑聲爽朗。這位老先生是誰呢?

他是陳明忠,台灣最後一位被判死刑的政治犯,也是最知名的「統左」(統派加左派)。陳明忠1929年生於高雄一個地主家庭,從小生活富裕。中學時,被日本同學罵「清國奴」,他開始有了民族意識﹔而看到佃農對自己卑躬屈膝,他開始有了階級意識。

1947年台灣爆發「二二八」事件,18歲的陳明忠參加了著名的「二七部隊」。憑著一股血氣,他擔任突擊隊隊長,最後負傷失敗。此後,他和當時很多台灣青年一樣,抱著對國民黨腐敗統治的失望,從「白色祖國」轉向「紅色祖國」,沒多久便加入了共產黨在台灣的地下組織。1950年,國民黨當局搜捕地下黨,陳明忠被捕了,被判10年。

20出頭的陳明忠,血性、俠氣,也有點桀驁不馴,「坐牢的都是有理想抱負的年輕人,讓苦難生活充滿了想像力。」他喜歡講那時的故事。有次以為要被拉出去殺頭,緊張得「腦袋頂部突突地跳」。而同牢的馮錦輝,臨刑前微笑與同房人握手道別,「握到我時,他的手還是暖的。」

出獄後,他過了一段正常生活,在一家民營企業擔任高管,娶了馮錦輝的妹妹馮守娥,生了兩個女兒,但理想和信念都沒改變。1976年7月3日晚,陳明忠把一筆錢交給陳映真,支持他籌辦左派雜誌《夏潮》。次日他便被逮捕。這一次,陳明忠受盡酷刑。連問案的人都驚嘆,一般人到第二輪刑訊,要他講什麼他都認了﹔第三輪、第四輪,隻有在陳明忠身上用過,「警總有史以來頭一個」。陳明忠後來說,他明白「隻要精神沒有崩潰,肉體上的痛苦是可以忍得住的」,堅決不認罪。陳映真、黃順興等因此躲過了牢獄之災。

這次,陳明忠痛苦地坐了11年牢,身體受到重創,血壓低到隨時會暈倒。母親去世,沒見到最後一面。母親怎麼也不明白,「這孩子這麼好,怎麼讓人家關兩遍呢?」妻子帶著兩個幼女,怎樣生活?更讓他難過的是,看到中國大陸「文革」的報導,他幾乎痛苦得活不下去。那段時間,他為了讀《鄉土文學論集》絕食13天﹔也不斷思考,怎麼會這樣?那些困惑,促成他後來寫作了《中國走向社會主義道路》

馮守娥與陳明忠堪稱志同道合,上個世紀50年代,她因參加叛亂組織被關10年。陳明忠再次被捕,她也被抓去審了幾天幾夜。更艱難的是隨後的11年生活,但「先生是為理想坐牢」,馮守娥堅定地不以為苦。已經46歲的她,靠教日語維生,堅持每年兩次帶著孩子去綠島看望陳明忠。「隻為30分鐘的談話,光路費就要花1萬塊台幣,二三十年前,這筆數目相當大。後來他住在花蓮的醫院,我幾乎每個禮拜都去看他……」「馮守娥是到花蓮探視最多的太太。」陳明忠既感嘆又驕傲。陳明忠後來身體不斷惡化,馮守娥兩年內寫了30封陳情信,終於讓他在1987年得以保外就醫。

一生遭受這麼殘酷的迫害,沒有發瘋,也會充滿仇恨。然而,2005年2月27日,陳明忠和馮守娥一起到國民黨中央黨部,發表演講《二二八:被扭曲的歷史集體記憶》。

親歷過「二二八」的陳明忠最有發言權。他首先提出,「二二八」事件並非「台獨」的起源。他研究發現,「台獨」的主事者多來自嘉南平原。正是國民黨1949年到台灣後實行土地改革,碰觸了地主階級的利益。一部分地主子弟成為「反國民黨」的「台獨」運動者。

作為「二二八」和「白色恐怖」最慘烈的受害者之一,陳明忠隨後表示:「我今天到這裡,並不是為了個人家庭的悲慘遭遇來討什麼公道,我隻希望同樣的苦難不要再發生在任何一位台灣人身上。」

他對時任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說,希望他能代表國民黨前往大陸,「與共產黨的領導人進行歷史性的大和解,結束兩岸的內戰狀態,讓類似『二二八』的悲劇不再重演!」

演講結束後,陳明忠將一把象徵兩岸和解的「和解之鑰」交給連戰。連戰當場指定副主席江丙坤率團登陸。兩個月後,連戰首次訪問大陸,成為永遠銘記史冊的「破冰之旅」。

不僅如此,2001年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宣佈將年年參拜靖國神社,陳明忠和馮守娥以「被害申告人身份」,與一群愛和平人士,2003年向大阪地方法院提出「靖國參拜違憲訴訟」。超過75歲的兩位老人家,義務擔任訴訟團隊的翻譯,3年內自費赴大阪9次,終於,2005年9月,日本大阪高等法院判決小泉參拜靖國神社違憲。

「當人們身處痛苦與災難仍然自覺地選擇某種道德及利他的行為時,他便無形地把痛苦與災難轉換成某種人生成就。」俄羅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說:「我只害怕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痛苦。」

陳明忠配得上他所受的痛苦。

(本文與圖片轉載自:《人民日報》,2015年1月15日19 版

柯P新政,都市中產菁英的空間想像

一月 6, 2015 | 迴響已關閉

文/兩岸犇報88期社評

挾帶著勝選20萬票的超高人氣,台北市長柯文哲剛剛上任就展現霹靂手段,在象徵節日歡慶氣氛的聖誕燈飾還高懸樹梢,就立馬拆除了忠孝西路的公車專用道,並雷厲風行地展開一連串的空間革新,除了限期拆除226戶老舊違建並建立議員請託案的SOP外,還要求北宜直鐵改道、揚言拆除松山機場打造服膺都市中產階級城市想像的「中央公園」。這種被媒體戲稱為「急診室新政治」的柯P新政雖然廣遭熱議,成效如何也有待觀察,但是一掃公務機關等因奉此的沉痾舊疾,確實令人耳目一新。只不過,市長室畢竟不是手術室,手起刀落,治病救人是外科醫師的本色,如何讓台北市成為一個可以讓百行百業、各種社會階層都能安身立命、長居久安的宜居城市,才是身為市長的本事。

台北市得天獨厚,從1858年中英法天津條約開埠通商後,就取代以米糖經濟為主的嘉南平原成為台灣的政治、經濟與文化中心,開啓了人口移入的歷史。上個世紀五、六○年代,伴隨著農村破產與都市工業化,一推一拉,大量的人口從中南部農村梟集到以台北市為首的北部城鎮謀生,形成以萬華為中心,沿著三重、蘆州、新莊、樹林、板橋、土城等工業帶呈扇狀分佈的違章建築棚屋區,作為移居人口暫時的棲身之所。處於都市周邊城鄉交接部的違章建築棚屋區,向來被稱為都市之瘤,是貧窮與犯罪的淵藪,但其對工業增長,乃至於總體社會再生產的作用與貢獻,卻經常被略而不談。根據美國學者卡斯提爾的研究,八○年代以前台灣的資本積累率,有30%基本上是由非正式經濟部門所貢獻,而這些處於超強剝削下的底層勞動者,絕大多數就是棚屋區裡的住戶。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相當複雜,其中最主要的因素與戰後台北盆地工業化過程的空間區位與人口變遷有關。由於勞力密集工業集中在淡水河西岸的新興市鎮(新莊、三重、板橋、蘆洲)一帶發展,吸引了大量北上尋求就業機會的農村剩餘勞動力,這些勞動人口雖然進入了現代工業部門,有相對穩定的雇佣關係,但在「低糧價、低工資、出口導向」的產業政策下,他們必須尋求廉價的住宅與生活資料供應部門;與此同時,部分未進入產業部門的移居人口,就集中在萬華一帶從事批發零售和生活服務(如飲食攤販)等經濟活動,其服務的對象大部分是淡水河對岸的產業工人。以萬華老松國小為例,全盛時期全校計158班,學生數達11,110人,創班級數和學生數全球最高紀錄,其中有半數以上就是居住於違章建築區的中南部農村移居人口。

住宅作為勞動力再生產的主要場域,是勞動力再生產所必需的生活資料的組成部分,在資本主義的制度下,有關住宅問題的家戶支出(不管是租賃、購買或是職工宿舍),毫無疑問應當屬於工資的範疇。也就是說,在資本主義的雇佣勞動下,住宅的消費本來就內蘊在勞動力商品的價格當中,用以確保勞動力的生產以及再生產,從而確保這個以資本積累和擴大為內在規定性的社會體制運行不悖。表面上單純的空間佔有形式(所有權或使用權,合法或非法),實際上就不得不涉及真實的經濟活動。因此,在探查台北都會區違章建築的同時,不可避免的要將問題導向勞動參與的性質與形式,藉以考察到底是在怎樣的經濟趨力下,移居人口必需以犧牲住宅的家戶支出作為其維持勞動力再生產的手段。

陳水扁執政期間,由於台北市房價騰貴,加上製造業蕭停,一度成為人口外移最嚴重的地方,外移人數近10萬人(約3萬個家庭);近年來,由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以商品流通與金融服務業為主的城市服務業成為主要勞動形態,加上城市住民需要更多低廉的勞動力來補充家庭原子化以後逐漸失能的家務勞動部門,導致人口有再度集中跡象。廣布在台北公寓大樓頂層的違章建築群,其實是中下階層,特別是都市服務業底層勞動者必須在城市中心區就近居住無法離開,卻又無法負擔房價、租金飆漲的表現。解決違建戶的公安問題,如果一味地依靠外科手術室的拆除手段,卻沒有完善的分配政策以及政府提供「保障性住房」和「公共交通公益化」作為補充,違建戶的大規模拆除不但是把底層勞動者從這個都市驅趕出去,嚴重阻斷了家務服務業部門的勞動力供給,也必然危害都市中產階級自身的勞動力再生產。

我們不反對柯市長對違反公共安全違建戶進行強制拆除,我們所擔憂的是柯市長所代表的中產菁英對建設一個乾淨、優雅、細緻、安全卻排斥底層勞動者的都市想像。或許,違章建築確實是現代都市視覺上的盲腸,但是它是社會保障體系滯後的產物,也是社會再生產不可或缺的環節,任意的割除未必就能讓這個城市永保安康。

國民棄權,安倍大勝是小確幸的政治失敗

十二月 24, 2014 | 迴響已關閉

文/兩岸犇報87期社評

一場在野黨在半數選區缺席,沒有足以抗衡的競爭對手,沒有可替代的政策方案,但卻攸關未來政經走向與東亞地緣政治格局的日本眾議院大選,日前落幕。安倍內閣領軍的自民黨就像是自己跟自己賽跑,雖然贏了比賽,成績卻慢了好幾秒,也沒有看到簇擁在終點線為他喝彩的觀眾。據統計,在眾議院全部475個議席中,自民黨雖然贏得了過半數的290個席次,只比選前減少5席,加上同為執政聯盟的公明黨35席,合計獲得325個議席,超過主導修憲所需要的眾議院三分之二席次。但是如果據此宣稱,安倍內閣的施政成果和集體自衛權方針得到了選民的肯認,恐怕又是言過其實。選舉的結果顯示,在295個小選區中,自民黨雖然贏得了223個議席,相當於總席次的76%,但得票率卻只有48%,同時,總投票率只有52%左右,是歷史上的新低。也就是說,這一次眾議院選舉當中,每4個日本合法選民只有一張票投給了自民黨。

雖然安倍晉三宣稱這場選舉是對「安倍經濟學」的公民投票,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這不過是自吹自擂的馬後炮。號稱「安倍三箭」的貨幣量化寬鬆、擴大公共開支以及勞動市場結構改革似乎都射在靶心之外,日幣貶值非但沒有帶動經濟增長,日本國債卻高達GDP比重的250%,經濟總量更掉落到中國大陸的一半,有84.2%的受訪者表示,「沒有感覺到」安倍經濟刺激措施所帶來的經濟復甦。至於,攸關婦女就業與老人醫療保障的社會改造方案,對不起,一時半刻還派不上用場。根據日本總務省10月份發表的數據說明,日本職工家庭的現金收入總額雖然比上年同期增長0.5%,扣除物價上漲以及提高消費稅等因素之後,實際工資指數卻比上年同期下降了2.8%,這已經是第16個月的持續下降。這樣的施政績效,遭致不滿是理所當然,對日本勤勞大眾而言,瀕臨破產的「安倍經濟學」只能說是一場災難。

問題是,選舉的結果似乎跟民意走向背道而馳。根據日本共同社11月30日公佈的民調顯示,安倍內閣的支持率降至43.6%,不支持率則升至47.3%,同時,也有53.3%的受訪者反對解禁集體自衛權。但是,自民黨仍然囊括了眾議院六成以上的席次。產生這種與民意相背離的選舉結果,表面上是拜「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制度設計所賜,呈現出贏家通吃的局面;也有輿論認為,是投票率過低,與2012年相比投票人數足足減少了700萬人,才讓自民黨有了可趁之機。但是如果追究其根本,日本的左翼政黨的分崩離析,未能提供勤勞大眾足以取代自民黨的政權選項,才是導致代表財團利益的派閥政治長期壟斷,選民的關注度不高的主因。

日本的「小選區制度」,也就是今日台灣立院選舉所適用的「單一選區」制度,由於一個選舉區僅得選出一名當選人,因此適合於存在兩黨政治的國家。在制度的設計上,它沒有提供像歐陸國家通行的「兩輪制」,讓選民在第一輪可以按照其階級利益投票給真正的左翼或右翼的政黨,然後在第二輪才投票給可能執政的中間偏左或中間偏右的主要政黨,借以保留少數派的生存空間。日本的制度跟美國一樣,迫使左右翼勢力必須加入主要政黨,從內部進行鬥爭。因此,除了戰後自民黨長期執政的「五五體制」確立之初,大略存在保守派的自民黨vs進步派的社會黨的兩黨制圖像之外,其後自民黨的長期執政,一方面造成今日自民黨一黨獨大的單極體系;一方面也導致各政黨為了執政往中間靠攏,面貌日漸模糊。

更加引人關注的是年青世代對政治的冷漠。日本20至30歲選民投票率的突然下降,發生在1995~96年之間。在時間上,與日本的去工業化和作家村上春樹喊出後現代語言「小確幸」的時期完全重合。1995年參議院選舉20~30歲選民的投票率曾經低到25%,1996年眾議院選舉則從前回的47.46%急降至36.42%,從此一去不返。在這一次大選中,雖然有網路鄉民發起的「戰略性投票」活動,以「拉下安倍」為訴求,號召網友投給選區中非自民黨的候選人,但也無法召喚出小確幸們的政治熱情。受訪的神戶市某男性公司職員(26歲)稱,「這次沒有我在意的爭論焦點,我覺得比起選舉,到東京旅遊更有意義」;高松市某位女性公司職員(40歲)稱自己一次都沒參加過投票。她表示「不認為政治能夠改變現在的生活,雖然政治家表示會增加女性管理職位,但只要不改變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女性就不會幸福」;還有不少選民認為,光憑自己的選票無法改變政治,因此沒有參加投票。

階級政治的缺位、小確幸的政治冷感,導致近半數選民選擇棄權。「少數人」的決定,卻要全體國民來共同承擔,這不能說不是日本民主政治的悲哀。

Xi Jinping77年前日本軍國主義者展開大規模全面侵華,該年12月13日佔領南京的日軍發起持續6周之久的「南京大屠殺」,我國死難同胞逾30萬人,消息一出,駭人聽聞,舉世震驚。13日是南京大屠殺77周年,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認為兩岸之間共有的歷史脈絡,特別是日本殖民者據台50年的歷史經驗,因此77年前的南京大屠殺慘案,同時具有歷史與現實的雙重意義,特發表聲明如下:

日本安倍右翼政權上台以來,日本配合美國的「重返亞洲」戰略,不斷以各種手段對東亞和平與中日關係進行挑釁,直到11月10日「習安會」達成四項原則共識之後,中日關係似乎出現破冰的曙光。中日關係屬於政治上的外交折衝,但中國大陸政府仍然堅守歷史正義,對於過去日本軍國主義者發動的侵華戰爭、對日本向中國人造成巨大的傷害與傷痛有深刻的體會與省思,從而將每年12月13日定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並於今年首度舉行公祭儀式,特別強調「勿忘國恥」。

中國大陸政府以公祭形式突顯歷史正義的作法,對於曾受日據鐵蹄統治的台灣人民來說,格外有意義與啟示。日前台灣九合一選舉期間,「皇民化」的議題引發不小的爭議,說明了直至今天台灣社會仍未直面日本殖民遺留下來的種種負面遺產,從而無法以批判與是非的態度加以回應。

正是因為殖民意識尚未有效清理,致使台灣社會的歷史虛無主義甚囂塵上;甚至由於歷史教科書美化日本殖民統治、淡化台灣人民原有的民族立場,台灣青年對於日本過去的戰爭罪行與當下的右翼猖狂普遍無感。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認為,對台灣而言,由於兩岸和平發展所帶來的機遇,台灣人民應該積極回到兩岸民族內部歷史命運共同體的立場,才有能力對歷史與現實加以省思。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呼籲台灣社會,反對「南京大屠殺虛構論」,反對扭曲歷史,勿忘國恥,勿忘被日本殖民的屈辱歷史,共同反對《美日安保條約》的軍事擴張!同時鄭重提醒日本政府,必須正視歷史正義,反省戰爭罪行,停止各種製造東亞地區緊張、危害東亞地區和平穩定的行為!* (2014年12月13日)

柯文哲現象,網路世代的無政府主義傾向

十二月 9, 2014 | 迴響已關閉

文/兩岸犇報86期社評

一個長期遊走於政治邊界的台大醫師,一個迷信數字管理、滿腦子工具理性的葉克膜專家,最終因為一塲「疑似貪瀆」的官司而走上政黨政治的斷層帶。在短短的一年間,攏聚了社運組織與網路世界的龐大人氣,以一個本土精英的素人姿態,打破了台北市藍大綠小的政治生態,也終結了國民黨政治世襲的可能。「柯文哲」作為一種現象,一方面說明了台灣社會對二十多年來藍綠政治人物只問黨意不問是非的厭煩,一方面也反映了網路世代對於中國崛起、東亞地緣政治格局盤整、台灣邊緣化的焦慮不安。問題是,造就「柯文哲現象」的鄉民正義,或許可以摧毀任何一座頑固的城堡,卻無法許諾你一個清楚的未來。從柯文哲還未正式登台,一連串的人事佈局和政策宣告就引起了網路世界的熱議,以及社運團體的反彈來看,或許真正的「柯文哲現象」,就是從反對柯文哲的本身才能夠體現出來。

柯文哲之所以能夠在短期間捲動一場旋風,博取網路鄉民與社運組織者的好感,之所以讓人感到可以親近,恐怕不是因為他的醫學專業,也不是因為他的聰明睿智(號稱高達150的智商),更不是因為他的社會貢獻,而是因為他跟你我一樣,一樣的自命不凡、自以為是、滿腦子想法、一肚子牢騷,一樣的被現實政治折騰得一籌莫展。換句話說,如果不是因緣際會的走上政治舞台,他的人生跟社會上絕大多數的中智階層將沒倆樣:進步一點的投身社會公義,在NGO組織當一個街頭政治評論家;退一步的明哲保身,躲在書齋裡上網嘻笑怒罵,臧否人物,點評時局。客觀上來看,造就「柯文哲現象」的,並不是柯文哲本身,而是台灣社會經過二十多年的經濟停滯和政治亂象,存在著一股「既討厭國民黨,又對民進黨不放心」的強大力量。原子化、碎片化的現實處境,迫使鄉民們在日常生活中累積無力感,一旦遇到適當的議題,又或找到共同的敵人,大家就一擁而上、一哄而散。紅衫軍如是,白衫軍亦若是。這股力量太需要一個出口,而選舉正是一個最好的出口,馬英九政府的失能正是最好的敵人。

「網路鄉民」是晚近十年來才出現的新興事物。海量的信息在虛擬空間中高速流動,但又無一不扣合著現實;技術條件的無限性,使它表面上看起來無遠弗屆,人在時間和智能上的有限性,又使它實際上高度區隔化,成為一個相濡以沫、黨同伐異,意識形態僵固化的場域。更重要的是,網路世界信息的生產、流通與反饋,通過的是一個流動化、扁平化、去中心化的網絡架構。在網路鄉民的世界中,現實世界層層疊疊的人際關係和社會網絡全面解構。在那裡,沒有束縛人的封建家庭、沒有盯著你看的社區鄰居、沒有社團與政黨的組織約束與集體意志,有的只是「自我」,一個比現實世界中的自我更接近「真實」的自我;在那裡,沒有誰是主體,又互為主體,鄉民們可以因為一個共同的議題而聚合,又可能在另一個議題上相互對立;在那裡,網路的匿名性助長了道德虛無主義和無政府主義的自我膨脹,個人成為自我網路道德的唯一裁判者,「完全自由」與「直接民主」就成為鄉民社會向現實政治提出的「哀得美敦書」。

但是,網路社會是畢竟是現實社會的延伸,關掉電腦,你依然活在一個活生生的權力關係當中,尤其是,那個讓人討厭又取消不掉的政府。因此,支持連勝文=支持馬英九=支持跨海峽政商壟斷集團=支持中共當局。「國家」才是網路鄉民共同的對立面,誰當家、誰掌權,誰代表權威,誰就是人格化的、必須打倒的「上帝」。解讀「柯文哲現象」,如果說柯文哲在台北市高票當選,體現出網路世代對權貴資本主義的厭惡、對藍綠惡鬥的厭煩、對國民黨唯發展主義的反彈、對資產與所得分配兩極化的抗議、對兩岸關係的不信任、對未來人生發展的不確定感,說來都有幾分道理。但如果據此論斷,藉由「柯文哲」現象,說明台灣社會已經出現一個非藍非綠,並且日漸成熟的「公民社會」,最終將形成足以一個挑戰現行兩黨聯合壟斷的第三勢力,那恐怕是對鄉民社會的誤解。網路鄉民的最大貢獻是可以毫不留情地摧毀一座座城堡,而不是幫你再建設一個堅固的碉堡。「柯文哲」作為一種現象,或許是台灣社會進入後工業時代的必然,但是,柯文哲本身表現為一種現象,就絕對是網路時代的偶然。

對於新任台北市長柯文哲來說,「當選,高興一個晚上就好!」恐怕不會是勝選者的謙卑自抑,而是當權者的戒慎恐懼。

1211座談會(小)時間:2014年12月11日(四)下午2時開始

地點:台灣大學校友會館3B會議室(台北市濟南路一段2-1號,近捷運台大醫院站2號出口)

主辦單位: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兩岸犇報》社

主持人:陳福裕(《兩岸犇報》社長)

引言人:吳榮元(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召集人、勞動黨主席)

與談人:石佳音(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

臧汝興(勞動黨副秘書長)

邱士杰(台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候選人)

張鈞凱(夏潮聯合會政治經濟研究室副研究員)

緣起:

剛落幕的台灣地方九合一選舉,國民黨遭遇崩盤式的全面潰敗,民進黨取得自己料想不到的結果。此次選舉的結果不僅可以視台灣民意不滿馬政府的集中反映,同時由於自三月「太陽花事件」以來,國民黨的兩岸政策路線,特別是在經貿領域的進一步交流,逐漸遭到質疑與批判。因此,也可以視為對2008年以來兩岸和平發展路線的一次再檢驗。選後大陸一再強調兩岸和平發展的大方向不變,在此情況之下,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能否繼續鞏固與深化,成為當前最重要的觀察指標。

此次選舉過程中,青年、所謂「公民團體」、網路社群的都發揮了相當的作用,顯然是延續並集中三月間反服貿「大陽花事件」的社會動員。有必要準確地評估台灣青年世代對未來政局發揮的作用與角色,以及他們對於兩岸關係的態度與認同,才能對未來台灣的出路與發展做出正確的判斷。

這次的選舉結果突顯了當前台灣社會資本主義制度中選民構造因素,以及全球化下時代性社會問題群的特點,衝擊了向來的「三中一青」認知。

對此,讓人不得不關注藍綠矛盾、社會基本矛盾、兩岸統獨矛盾的發展,是否已使島內政治對立軸線出現了新變化。選後台獨派公民團體顯然將後開開新一波的政治攻勢,以擴大「和平分立」、壯大「台獨拒統」的聲勢。

在此情勢下,另一股以「兩岸和平發展.新民主」為主題的統派進步人民運動的空間已歷史性出現,也相應揭示。事實上,島內的主流民意並非不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選舉結果呈現的是反映兩岸長期對峙之下,台灣社會在複雜歷史過程中形成的各種情結與問題,一時成為兩岸關係向前發展的反撥現象。透過選舉所表達的或折射出來的,其實是當前大多數民眾要求生活改善、公平分配、和平發展、交流規範的需求。

此次選舉國民黨的嚴重挫敗,不只顯示其選舉策略的失敗,更突顯國民黨的政商壟斷結構已遭選民的反撲與唾棄。選舉結果勢必讓島內統獨力量格局再次出現重編,將影響兩岸關係長期的穩定發展,如何檢討台灣當局兩岸政策以及未來走向,也是人們關注的重點。

討論提綱:

(一)九合一選舉結果對兩岸關係的衝擊與影響

(二)台灣青年世代對政局發揮的作用與角色

(三)台灣當局兩岸政策的檢討與未來走向

1504386_10152685851263183_7703796813602815315_o

時間:2014年12月13日(六)13:00-17:30
地點:月涵堂(台北市金華街110號.金華街與金山南路口)

主辦單位:人間出版社

第一場 小說寫作中的想像因素與現實因素
主持人:黃琪椿(《橋》執行編輯∕淡江大學中文系博士生)
座談人:台灣/伊格言(作家)
       黃麗群(作家)
       石廷宇(作家)
    大陸/張 楚(作家)
       付秀瑩(作家)
       盧 菁(網路作家「天下歸元」)

第二場 兩岸小說的印象式比較
主持人:呂正惠(人間出版社發行人)
座談人:台灣/石曉楓(台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教授)
       徐秀慧(彰化師範大學國文系副教授)
       吳鈞堯(《幼獅文藝》主編)
    大陸/李敬澤(中國作協副主席)
       李一鳴(魯院常務副院長)
       邱華棟(人民文學副主編)
       石一楓(當代雜誌社長助理)

聯絡電話:(02)2337-0039
人間出版社│蔡鈺淩│renjianpublic@gmail.com

主辦單位:中華全國臺灣同胞聯誼會 台灣夏潮聯合會

報名資格:全台公私立大學院校或研究所,無重大疾病之學生

報名日期:即日起開始報名。

費用:16,000元(含機票、食宿、保險費等,證件費用另計)

名額:30人(額滿為止)

日程:2015 / 1 / 26(一) ~ 2 / 2(一),8天

報名方式:請上「夏潮聯合會」網站報名(http://chinatide.net/reg/

連絡電話:02-27359558

聯絡地址: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二段170號6樓

E-mail: xia.chao@msa.hinet.net

精彩活動包括:滑雪、當地著名大學參訪交流、登虎山長城、訪中朝邊境「一步跨」、鴨綠江斷橋、4A級名勝本溪水洞、瀋陽故宮、抗美援朝紀念館、張氏帥府、九一八歷史博物館……等等。(實際參訪景點以營隊手冊為準)

【點此進入報名系統!】

2015年港澳台生陸研招生指南(香港試點)

十一月 26, 2014 | 迴響已關閉

《入學管道方式》

 聯合招生 報名試點包含北京、廣州、澳門和香港。詳細訊息請參考祖國大陸高校面向港澳台招生信息網。http://www.gatzs.com.cn/
申請制 自2008年度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為申請制招生,報考者請參考兩校招生訊息。
申請聯招並行 2010年度起,復旦大學部分院系博士生採用聯招與申請並行制度。2013年度起廈門大學部分院系博士班亦採聯招與免試申請並行制。
推薦免試碩士 中國人民大學2011年度起招收港澳台免試碩士生,接受台灣四所大學應屆畢業生申請,如台灣大學、清華大學、政治大學和輔仁大學。
藝術類院校 報考北京電影學院、中央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上海戲劇學院、中央美術學院者須親自與學校聯繫。

《聯合招生相關報名事項》

一、 報名時間:2014/11/20-2014/12/19      

考試時間:2015/04/11-2015/04/12

二、報名程序準備:

報名準備上須注意報名點和學校職能區分。報名點處理報名業務與安排考場,另一為各校招生辦公室,規劃學系專業與入學事宜,凡欲報名港澳台聯招考試的考生必須先查閱欲申請學校之港澳台招生目錄,其網址:http://degree.chinatide.net/?p=246

三、報名文件繳交:

《表格》 申請表、報名登記卡、推薦函
《證件》 照片、台胞證、畢業證書、成績單
《報名費》 港幣匯票

※ 繳件規定請務必參閱:
《2015年港澳台生報考大陸研究所 [香港試點] ─ 報名須知》

四、報名方式:
香港報名點可親自報名或通訊報名(包含外國學歷證件)。如採通訊報名方式,請於報名期間自行寄件至香港報名點,日期以郵戳為憑。

五、請所有欲報名之考生務必詳讀『報名須知』。
網址:
http://degree.chinatide.net/?p=255

◎更多資訊請參考「夏潮聯合會‧大陸就學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