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兩岸犇報69期社評

一場矢言代表弱勢群體利益奪回兩岸政策主導權的太陽花運動,卻弔詭的在決策核心所急於否定的「政商壟斷集團」的奔走下落幕。當《兩岸協定監督條例》的立法承諾成為唯一的堅持,不管你的主張是反服貿、反黑箱、反自由貿易、反國家暴力,都毫無例外的被吸納進「反中國因素」的政治黑洞,連光線都逃不出來。網路上言之鑿鑿地「反服貿懶人包」,就如同「大規模毀滅武器」只不過是一種「政治說詞」;標榜審議民主的人民議會,只是圈內人自說自話的虛晃一招;反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左翼脈絡,只能側身公廁搞搞「賤民論壇」作為花絮;伸張階級正義的「反跨海峽政商壟斷集團」,只不過是糊在牆上用來練練身手的標靶而已。

反服貿運動,導因於從1983年臺美貿易談判以來,台灣社會在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支配下一連串的經濟後果。學生對於現狀的不滿,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感,對於失業勞工、破產小農和小商品生產者的同情,恰恰成為太陽花運動廣泛動員的社會基礎。再加上,他們在認同問題上的混淆,是1997年以來李扁二人推行「去中國化」教育政策的客觀產物,他們從小就被教育「中國是外國」,而且還是一個時時想要併吞台灣的大國。因此,他們拒絕理解ECFA的本質,是在一個主權國家範圍內「兩個單獨關稅區間的經貿安排」,是建立在民族共同市場的基礎上互利互惠的措施。他們不反WTO,渴望FTA,呼籲加入自由化門檻極高的TPP,但只要涉及兩岸,他們就要學唐三藏,為「兩岸和平發展」這個孫悟空戴上緊箍咒。

《兩岸協定監督條例》的制定,表面上是「程序正義」的補強,實質上是「反中國因素」的法制化,而隱藏在背後的則是「公民民族主義」的國族想像。野百合世代的社運學者作為太陽花運動的啓蒙者和指導者,早在2006年通過〈715泛綠學者倒扁聲明〉就揭櫫了以「公民民族主義」取代「自決公投」作為台獨運動的實踐路徑。他們認為,現代民族國家必須透過官僚體制及其機構才得以制度化,並取得具體的表現形式,而現代公民必須透過對官僚體制及其代表機構的政治認同來換取公民權的普遍保證。因此,考察國家法權及其代表(凡舉司法、警察、貨幣、稅收、教育、兵役與社會福利等官僚機構)的神經末梢所涉及的領域和範圍,就是「公民民族主義」國家建構的領土與主權的範圍。所以,「1949年10月1日成立於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其法律和政府體系從未一刻有效的及於台灣。因此,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自1949年起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其主權範圍僅及於台、澎、金、馬。」

隱藏在太陽花運動背後的國族想像,嚴重的障礙了學生運動反思體制的進步思想和尋求階級結盟來改造社會的可能。學生作為一個社會群體,是一種在身份上俱有高度流動性的社會屬性,他既不是階級,也不是階層,更沒有它自身特殊的利益。這是學生運動的優點,讓它可以跳脫個人出身的限制,萌發要求人格獨立、自由平等、民主權利等公民意識,並通過集體的反抗來追求自我實現、社會改造的願望;但是它缺點也在於此。正因為缺乏社會經濟基礎,他們改造社會的主觀願望在歷史上經常落空,甚至讓歷史走到自己的對立面。因此,學生的社會參與有一定的從屬性,他必須依附在一個特定的階級或階層,將自身的利益與這個階級或階層的利益統一起來,從而透過這個階級或階層的解放來完成自身的解放。

可惜的是,「公民民族主義」作為太陽花運動思想基礎,其國族想像恰恰是建立在對官僚體制既矛盾又相互依存的關係上。通過「公民不合作運動」的抗爭,不可避免地要對現行官僚體系進行挑戰,並在群眾的壓力下逼使它實現制度上的屈從。但是,一旦群眾被煽起的熱情無法疏導,過激地打破了「中華民國」這個體制框架,那又將喪失「台灣實質獨立」這個政治綱領的歷史與法理上的根據。因此,運動者既挑戰體制又擁護體制,從而也就不敢對藍綠兩大資產階級政黨聯合壟斷島內政治進行批判,甚至進行階級性質的翻轉。表現在現象上,就是用佔領國家立法與行政機構這種准革命手段,卻要求《兩岸協定監督條例》儘速立法,將運動退回到維護「程序正義」的最低位階,就成為太陽花運動在不接地氣的情況下,唯一可能。

兩岸相遇在雲端大家引頸期盼的「創意中國研習營」又來啦!不管你是熱血青年還是真假文青,不管你想領略大陸風情還是文創產業新貌,今年的營隊仍然要一次滿足你! 本屆題目為「兩岸相遇在雲端」,得獎者將受邀參加暑假期間所舉辦的「創意中國研習營」,暢遊北京、杭州、上海三地,走訪大陸文創產業的最新發展,還有專題講座瞭解大陸藝文、文創新貌,既可以賞玩山川美景、又可以增廣見聞,歡迎旅遊的青年朋友一起來參加!

■ 主辦單位:大陸《台聲》雜誌、台灣《兩岸犇報》

■ 徵文主題:「兩岸相遇在雲端」(2000字內電腦打字,可自訂副題)
兩岸朋友圈,雲端不設限。隨著兩岸交流的日常化與制度化,種種不同以往的交往型態,也不知不覺融合在我們的生活中,請將你感受到的事例或想法形成2000字內之敘事散文,投稿到我們的指定信箱,請以WORD格式附檔寄出。

■ 徵文對象:凡就讀於大專院校、研究所之台籍在學學生(台灣部分)

■ 給獎辦法:隨暑期舉辦的「創意中國研習營」暢遊京滬杭三地
1) 一、二、三等獎各1名:行程(住宿)、機票全額補助
2) 佳作6名:行程(住宿)全額補助、機票補助5000元台幣
3) 入選20名:行程(住宿)全額補助、機票自付

■ 活動時間:
1):徵文期間:即日起至5月20日止,俟選評完成後公告得獎名單
2):營隊時間:8月下旬,為期10天(含交通時間)

■ 投稿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來稿標題一律為「投稿:兩岸相遇在雲端」,以WORD附檔寄出,內文格式參考附件說明)

■ 報名方式:請先上「兩岸犇報網站」進行預報名,並在截稿日前將作品投稿至指定信箱

■ 活動說明:
1) 獲獎者可參加暑假的「創意中國研習營」遊歷京滬杭三地文創基地。
2) 得獎作品將擇優刊登《兩岸犇報》與《台聲雜誌》平面與網路媒體,不另支稿酬。
3) 研習營行程公布後,主辦單位保有變更活動行程之權利。

點我報名

封面縮圖三月十八日學生佔領立法院的運動,實實在在震撼了台灣社會。但無論是學生初期強調的逐條審查,還是後來突出的「先通過兩岸簽署協議監督條例」,都停留在「程序民主」的層次。理論上,對於已經有了結果的事項,只談程序民主而不談其內容,一般是可以成立的。但從現實上來說,兩者又很難分開來談。打個比方:立法院某黨派的立委,用不遵守程序民主的方法,通過將基本工資從19047元一下子調高到25000元。對於我們工人而言,會不會一方面支持調高基本工資,另一方面卻仍然群起抗議「違反程序民主」呢?當然不會。也就是說,如果反對的聲音不是針對內容本身而起,很難想像有人會只從程序民主的角度提出這樣那樣的反對意見。即使有人跳出來大談程序問題,也不可能獲得迴響。

可是,這次的運動確實「做到了」。為什麼學生不談作為實質內容的服貿,緊緊咬住程序民主,卻能因此獲得社會各界極大的支持?因為,這次的運動不是單純的「要求程序民主」的運動,它具有相當的複雜性。總體來看,這場運動以親綠反中勢力為基本力量,加上國民黨的內部矛盾,以及對現況不滿也看不到未來希望的青年、學生和一般大眾的廣泛動員,才共同造成了這場從三一八以來的社會矛盾總爆發。

所以我們必須從以下幾個層面來探討,才能理解這次運動,才能使台灣社會朝著進步的方向前進。

一、談談所謂的『國安問題』
二、是程序民主,還是要重現國民黨的兩國論及白色恐怖?
三、中國大陸的服貿策略
四、兩岸真的不對等嗎?
五、不對等協議長什麼樣子
六、工人立場
七、反中情緒
八、青年學生與人民大眾的不滿
九、政策提案
十、結語

Read more

網宣時間:2014年4月11日(五)下午2時

地點: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大夏館10樓會議室(台北市建國南路二段231號,交通資訊請參考:http://ppt.cc/c;yL)

主辦單位:兩岸和平發展論壇、《海峽評論》雜誌社、《兩岸犇報》、《觀察》雜誌

緣起:

3月18日學生以「反服貿」之名衝入立法院之後,由服貿爭議開展出的政治、經濟、社會等各領域的問題隨之高度發酵。這場歷經20餘天的「反服貿運動」在4月10日晚間以「完成階段性任務」為由宣布退場。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認為在社會集體情緒逐漸歸於平靜之際,已經到了該理性直面服貿爭議所帶來的衝擊與影響的時機。

過去由於軍事與政治對立,兩岸之間長處於毫無經貿往來的隔絕狀態,直到上個世紀80年代中後期始有經貿往來,2008年才實現大三通。2013年兩岸所簽署的服貿協議,做為ECFA框架下的其中一個協議,正是實現兩岸經貿正常化的機制之一。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認為「統獨矛盾」是台灣社會內部的主要矛盾,這一次支配著「反服貿運動」的內在動因也正是兩岸關係。同時,兩岸和平發展論壇也認為加強兩岸經貿往來,不僅有利於台灣經濟整體的發展需要,也有助於東亞的區域和平,更有助於兩岸和平;以現階段的局勢而言,兩岸經貿的密切往來,正扮演著抑制衝突升高的角色。

這次「反服貿運動」顯然已對台灣社會發展與兩岸關係帶來重大的衝擊與影響,其所反映的台灣社會對於兩岸關係認識的複雜性與集體焦慮(特別是青年群體),應是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無法迴避、必須深入探究的重大課題。

主持人:唐曙、王娟萍

引言人:吳榮元(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召集人、勞動黨主席)

與談人:

張麟徵(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名譽教授)

毛鑄倫(台北大學退休教授)

林金源(淡江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

紀    欣(《觀察》雜誌發行人)

許育嘉(夏潮聯合會會長)

臧汝興(勞動黨副秘書長)

【更多資訊請見兩岸和平發展論壇Facebook專頁

文/兩岸犇報68期社評

數十萬人一擁而上,一哄而散。這個夜裡,從亢奮中鬆弛下來的台北,寧靜、安祥,有一點滿足,有一點抓不著邊際的空虛。看起來,「兩岸服務貿易協定」是Z > B或B > Z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給它填補上什麼內容,一反到底。

整場運動的議題像風一般的快速流動,有人堅持程序正義,有人反對自由貿易,有人厭倦政府失能、更多的人譴責國家暴力。議場內,學生義正詞嚴要總統聽從人民指揮,議場外,麥克風借力使力流竄著「反中國」的情緒。學生們的焦慮不無道理,他們都有些忿懣,對未來感到茫然。他們出生在「民主化」,成長在「去工業化」。「22K」是二十年來在WTO架構下奉行新自由主義貿易政策的世代苦果;「找不到工作」是東亞分工重整,產業外移的客觀代價;「政府失能」是藍綠惡鬥的必然結局;「反中國因素」是台灣優勢盡失的逆反情緒。

過去二十年來的經濟停滯,資本全球化下的自由貿易難辭其咎。開放農產品進口沖擊小農經濟的賡續,導致台灣農村瀕臨破產;促進資本流動造成產業外移,藍領勞動者的就業受到排擠;近200萬高消費人口為了生存出外打拼,日常消費都在境外完成,勢必影響為數眾多的零售流通業店家老闆的生計。更要命的是,西方霸權國家為了緩和危機濫印鈔票,一方面通過貿易逆差將通貨膨漲轉嫁到新興工業化國家;一方面放任過剩資金在金融市場和房地產橫衝直撞。這一切的後果,在在都要由大多數出身於小農、小商品生產者和受僱勞動者家庭的青年學生來共同承擔。

平心而論,這是一個全球化的問題,台灣自無例外,要不是有中國大陸的和平崛起作為後盾,今天的處境恐怕更加艱難。令人遺憾的是,過去作為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客觀結果,如今卻成為學生們在主觀上反對區域經濟一體化,特別是反對「兩岸經貿安排」的口實。沒錯,所有的貿易協定都為了要促進生產要素與商品的自由流動,具有較高流動性的資本、商品和技術必然在過程中首先受益,而相對缺乏流動性的小農、小商品生產和勞動力,非但沒有能享受立即的好處,甚至會間接受害。但是,運動者如果簡單的把全球化下的自由貿易與區域一體化下經貿協定直接畫上等號,以反新自由主義的邏輯來反對ECFA及其相關協議,恐怕是只看到現象上的同一,而沒看到本質上的差異。

區域經濟一體化作為資本全球化的逆反,是世界市場從一元單極的支配體系,朝向多元多極的互利機制轉型的契機。前者的特徵在於要抹除一切地緣政治關係,建構出一個服務於美元霸權體系的全球市場;而後者恰恰是建立在地緣政治基礎上,因為存在一個外部競爭的世界市場,為了要「抱團過關」,更多的要牽就於地緣政治格局,儘可能的排除「敏感項目」,做出各種「讓利」(單向或雙向)措施。例如,中國大陸早在「東盟10+1」的架構下,不設前提的全面開放東南亞的農產品免稅進口,相較於WTO在農貿議題上至今相持不下,實不可同日而語。

其次,ECFA,乃至於任何的對外的貿易安排,必然觸及島內利益格局的盤整,有人受益,就有人受害。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對外開放,而在於政府的介入和干預。台灣的經濟規模小,對外貿易的依存度大,施行貿易保護就意味著與世界經濟脫鉤,與東亞分工斷裂,其結果不外乎是邊緣化和僑鄉化。因此,如何要求政府在加入區域整合,促進生產要素流通的同時,還要通過財稅和貨幣手段來調節分配,這才是當務之急。也就是說,不應該孤立的考察「服貿協定」的利弊得失,而應該將「服貿、貨貿、投保和租稅協定」作為一個整體考量,要求政府開徵境外所得,擴大稅基,專案用於輔導弱勢產業升級、農業補貼、失業救濟與轉業輔導,讓全民共享「和平紅利」。

區域經濟一體化是不可逆轉的潮流,ECFA是台灣進入區域一體化進程的入場券。過去的二十多年來經濟停滯的惡果由底層社會承擔,問題不在於兩岸關係,也不在於對外開放,問題在於政府當局放任市場邏輯,沒做好分配工作。因此,如何打破藍綠兩個代表資產階級利益聯合壟斷的政權結構,讓中下階層的需要能夠體現在政府的決策上,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計。

 

(圖片截取自新聞畫面)

(圖片截取自新聞畫面)

文/兩岸犇報67期社評

傳統廟會活動,野台戲在「正戲」開演之前,總會先來上一齣酬神祈福的「扮仙戲」,雖然台下觀眾寥寥,但卻酬勞極高,主要目的是向神明祝賀、祈福,而非供你我凡人觀賞。此戲演來枯燥乏味,藝術性不高,儀式性極強,唱腔唸白皆用「官話」,《三仙會》、跳《加官》、接《金榜》一個個套路下來,「西皮、福路」南詞崑腔,台上好不熱鬧,台下四顧茫然。

每年春天開議的立法院,照例也要先演上一齣「扮仙戲」,戲碼年年翻新,形式千篇一律。只見立委諸公不分朝野,嘶吼、拉扯、打群架,爭先恐後霸佔主席台;滿朝文武行禮如儀,閉目、打盹、玩手機,一律枯坐備詢台。什麼法案、預算、人民福利盡皆無關宏旨,只有上得了鏡頭,佔得了版面,露得了臉才是王道。戲曲裡的「扮仙」,內容雖然枯燥,加官晉爵,福祿壽囍,終究反映的是台灣人民素樸的價值觀與人生目標;現實世界裡的「扮仙」,政治人物賣力演出,心裡盤算的卻是豐厚的彩金,是那一張張可以堆疊出個人權勢與財富的選票。

今年上演戲碼叫做「服貿協定」,熱鬧可期。議場裡的歹戲拖棚,有人說是「逢中必反」,其實是綠營只要碰到國民黨就「扯淡」。郭正亮說得好:「民進黨還把服貿上綱到中國『以商圍政』,既然如此懷疑兩岸經貿的政治動機,為何還要放任執政縣市長不斷赴大陸希望開闢直航、爭取陸客、甚至爭取陸資投資?」證諸歷史,過去把ECFA說成洪水猛獸,是中共的木馬屠城,如今海峽兩岸,綠營人士絡繹於途。2012年大選,蔡英文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時還表示,她當選總統後不會廢除,也不一定會就ECFA新的內容進行公投。是民進黨的立場反覆?還是選票考量?不,起碼不完全是,真正的原因是「只要國民黨作的,我都要反」,這才符合綠營傳統選民的情緒。因此,你擁核,我就反核,一旦上位我就「反廢核」;你主張「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我就主張「台獨公投」,一旦上位才表明「台獨做不到,就算李登輝再當總統也做不到。」 Read more

吳榮元帶領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群眾進入紀念館內,向孫中山先生銅像獻花,行三鞠躬禮。(攝影/林稚霑)

吳榮元帶領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群眾進入紀念館內,向孫中山先生銅像獻花,行三鞠躬禮。(攝影/林稚霑)

在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的號召下,十餘個團體共300餘位群眾到場,高喊:「兩岸一家親!」「兩岸和平發展!」「中國和平統一!」等口號,以熱情行動來緬懷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向孫中山致敬。(攝影/王娟萍)

在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的號召下,十餘個團體共300餘位群眾到場,高喊:「兩岸一家親!」「兩岸和平發展!」「中國和平統一!」等口號,以熱情行動來緬懷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向孫中山致敬。(攝影/王娟萍)

今(12)日是孫中山先生逝世89周年紀念,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認為兩岸同胞應該繼承孫中山先生振興中華的理想,共圓屬於兩岸中華兒女的「中國夢」,因此響應「促進中華民族和平統一政治團體聯合會議」發起的活動,今天上午號召300餘位群眾前往台北國父紀念館,向孫中山先生銅像獻花行禮致敬。

在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的號召下,勞動黨、勞動人權協會、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夏潮聯合會、中華兩岸婚姻協調促進會、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等十餘個團體共300餘位群眾到場,政治受難人、工會、女性、青年學生、新移民等代表分別致詞,現場群眾不斷高喊:「兩岸一家親!」「兩岸和平發展!」「中國和平統一!」等口號,說明孫中山先生在台灣民眾心中的地位,以熱情行動來緬懷革命先行者孫中山。

上午10時活動開始,全場所有群眾兩度合唱《孫中山紀念歌》。隨後,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召集人、勞動黨主席吳榮元發表談話,他指出今年是甲午年,正是120年前的甲午戰役讓孫中山先生目睹清廷腐敗,親歷中華民族國力孱弱,導致台灣被外族侵佔,於是毅然投入革命,孫中山先生作為革命先行者啟動了中華民族走向自強復興和道路的歷史腳步。吳榮元表示,今天中華民族已昂首走在偉大復興的大道上,當前的「中國夢」則是繼承了孫中山先生一生的追求,正成為中華兒女共同努力的目標,因此兩岸同胞應該把握難得的和平發展機遇,通過民族內部和解、正式結束內戰狀態,達成兩岸和平協議,往和平統一的方向大步邁進,「國家尚未統一,兩岸同胞仍須努力」!致詞結束,吳榮元帶領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群眾進入紀念館內,向孫中山先生銅像獻花,行三鞠躬禮。

同時,兩岸和平發展論壇也要向執政的國民黨呼籲:孫中山先生是中國國民黨的總理,國民黨有義務發揚孫中山先生的理念,對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深化與鞏固不能退縮,才能實現孫中山先生的志業。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認為,孫中山先生曾說:「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是無法回頭的大勢所趨,台灣社會各界、朝野政黨都應該從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高度來正視兩岸關係,堅決反對台獨分裂行徑,共同維護一個中國框架,方不會錯失台灣的發展機會,也不會在中華民族的復興之路上缺席,完成孫中山先生振興中華的理想,共圓屬於兩岸中華兒女的「中國夢」!

矗立在台北中山堂前的孫中山銅像(張方遠攝)3月12日是孫中山先生逝世89周年紀念,今年是甲午年,正是120年前的甲午戰役讓孫中山先生目睹清廷腐敗、敗戰日本,親歷中華民族國力孱弱,導致台灣被外族侵佔,於是毅然投入革命,孫中山先生作為革命先行者啟動了中華民族走向自強復興和道路的歷史腳步。孫中山先生一生為「結束內戰、國家統一、人民幸福、振興中華」的目標而奮鬥不懈的精神,已成是中華民族共同的歷史記憶,更是兩岸中國人的精神財富和學習典範。今天,中華民族已昂首走在偉大復興的大道上,當前的「中國夢」則是繼承了中山先生一生的追求,正成為中華兒女共同努力的目標。此時,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89周年,更具有彰顯兩岸同胞命運與共、同心合力推動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現實意義。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響應「促進中華民族和平統一政治團體聯合會議」發起的活動,動員會員群眾,於3月12日(星期三)上午930分前往台北國父紀念館(台北市信義區仁愛路四段505號),向孫中山先生行禮致敬。歡迎有志朋友一同加入,共同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89周年。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指出:孫中山先生是兩岸中國人共同尊崇的偉人,孫中山先生的人格典範與思想精神是兩岸人民之間難得的記憶連結。我們都還記得,他臨終之際口呼「和平、奮鬥、救中國!」。他經常表示「希望中國趕快和平統一」、「為救全國同胞、求和平統一」。這些都是孫中山先生晚年目睹中國處於軍閥橫行的割據狀態,對此痛心疾首,從而一再提出和平統一對於國家、民族的重要性。當前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繼續向前進,孫中山對於「和平」的精神、「統一」的目標,依然是我們共同的精神財富。兩岸對立與衝突已超過一甲子,我們應該繼承孫中山的遺願,把握難得的和平發展機遇,通過民族內部和解、正式結束內戰狀態,達成兩岸和平協議,往和平統一的方向大步邁進,這是孫中山思想對於當前兩岸最大的價值與意義。

經過幾代兩岸中國人的苦難,中華民族現在已經走上復興之路,中國的和平崛起將帶給世界新的大國典範,和平發展是當代中國人民能夠為世界做出的最大貢獻之一,歷史將會為中華民族所推動的和平發展記上一筆。中國的和平發展,更是東亞與世界和平的保障。在兩岸和平發展的局勢下,台灣民眾正在參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努力,也正在共同實現中國夢,也將成為和平發展紅利的共享者,孫中山一生的夙願在當代正在實現!

對此,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呼籲執政的國民黨:孫中山先生是中國國民黨的總理,國民黨有義務發揚孫中山先生的理念,對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深化與鞏固不能退縮,才能實現孫中山先生的志業。並且,孫中山先生曾說:「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是無法回頭的大勢所趨,台灣社會各界、朝野政黨都應該從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高度來正視,堅決反對台獨分裂行徑,共同維護一個中國框架,方不會錯失台灣的發展機會,也不會在中華民族的復興之路上缺席,完成孫中山先生振興中華的理想,共圓屬於兩岸中華兒女的「中國夢」!

針對兩岸和平發展論壇上(2)月28日主辦「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局下重探二二八事件:紀念二二八事件67周年」座談會,主持人王曉波教授會上發言遭《自由時報》斷章取義,以及其後獨派媒體與社團藉機撕裂歷史傷痕、操弄族群對立,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表達嚴正的譴責與遺憾。

根據座談會現場狀況,遭《自由時報》所斷章取義的「蔣介石清黨殺40萬人,228殺2萬人,小case」一段話,出自於王曉波教授擔任主持人的結語。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認為,二二八事件歷史悲劇的發生,不能孤立的僅有島內視野,因為歸根究柢,二二八事件爆發的本質,與當時民族內部國共內戰的結構息息相關。揆諸王曉波教授當時的發言,他也是指出這個歷史本質,一方面駁斥台獨派長年將二二八事件扭曲為「省籍衝突」或「中國人殺台灣人」的謬論,另一方面也指出在國共內戰之下國民黨與蔣介石所扮演的角色,從而主張必須經由停止內戰與國家統一,才能真正結束兩岸對立所造成的歷史苦痛與民族悲劇。

正是由於二二八事件的本質涉及國共內戰及其後兩岸民族分裂的歷史,再通過國際冷戰、1950年代白色恐怖與島內反共政治肅殺,二二八所造成的歷史問題在島內轉化成為統獨矛盾,長年被獨派做為政治動員的工具。兩岸發展論壇認為,在此情形下,這次以《自由時報》為首的獨派媒體與社團緊咬王曉波教授的發言,並上綱到反對課綱「去台獨化」與「去殖民化」等爭議,根本目的在於通過扭曲歷史來達到其撕裂族群、製造仇恨的一貫政治操弄。

獨派這次所發動完全去歷史脈絡的政治追殺,同樣訴諸於台灣人悲情意識的伎倆,根本無助於歷史傷口的癒合,反而是在傷口上灑鹽,當然更無助於民族的和解。對此,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表達嚴正的譴責與最深的遺憾。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認為,二二八事件從來就不是台灣島內的族群衝突,在本質上是當時包含台灣在內整個中國人民高漲的反蔣與反獨裁運動的一環,唯有將二二八事件放入近代中國歷史的脈絡之中,才能根本性的釐清事件的本質與癥結。特別是在當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新局之下,只有通過如此歷史視野,才能做到真正的還原歷史事實,進而走出歷史陰影,最終迎向民族和解。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以「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局下重探二二八事件」為題舉辦紀念二二八事件67周年座談會,主要原因在於,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認為在此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新局之下,已經到了一個成熟的時機,共同面對被深埋在統獨藍綠與反共反華政治陰影下的二二八歷史真相。28日座談會上,幾位與談人都提出了台灣社會所不願面對的歷史問題。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認為,看待歷史事件,絕不能忽略當時發生的動機、時代背景與結構,否則只是空洞化地對待歷史,任何的轉型正義都不是真誠反省與檢討。同樣的,國民黨執政當局對於相關問題至今都缺乏徹底的反省,不願面對內戰所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因此,再多的鞠躬與道歉都是無濟於事。*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

2014年3月4日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與《兩岸犇報》社舉辦紀念二二八事件67周年座談會文/兩岸犇報66期社評

每年的「二二八」,台灣社會的政治菁英,不分族群、黨派、立場總要陷入某種集體的焦慮與亢奮。任何的「風吹草動」通過不同的詮釋與裁剪,總是折射成現實世界的鬼影幢幢,歷史的悲劇基於不同利益盤算,總被召喚成政治角力的刀光劍影。人們在歷史的事實中「各取所需」,一次又一次地撕裂這個民族內部不曾癒合的傷口。今年當然也不例外。

2月28日,王曉波在和平發展論壇「紀念二二八67周年座談會」的發言,旨在說明蔣介石政府軍政體制的殘暴性才是導致「二二八事件」的元兇,它不只在台灣殺人,在大陸也殺人,殺更多的人;它不只在台灣被打,在大陸也被打,最後在1949年被打到台灣來。因此,「二二八事件」的根本性質是官逼民反,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矛盾,與省籍衝突無關。不幸的是,一句「蔣介石在大陸清黨就殺了40萬人,二二八,家屬主張殺了2萬人,那麼2萬人相對40萬人是小case」被去頭截尾,拿來作為要求撤廢他所主導的「高中課綱微調」的口實,更被蘇貞昌草船借箭,挪用來呼籲選民要在2016年大選中推翻馬英九政府。

平心而論,王曉波是該對他的「失言」負責。任何政府濫用國家暴力屠戮百姓,就算受害的只有一個人,都不能等閒視之,更不該拿數量來作比較。但是,王曉波固然該為自己的言語輕佻向社會道歉,而新聞媒體任意的裁剪放大也有失倫理,政治人物見獵心喜的無限上綱,更不具道德正當性。戒嚴時期,由於政治禁制,真相晦闇不明,「二二八」就如同台灣社會在微弱的燭光下投射在墻面上自身的陰影,距離越遠,恐怖的形象就越模糊,但也越巨大。執政者總心存僥倖的以為時間可以淡化一切,卻忽略了它可以讓人忘卻傷痛,但也可以供人製造仇恨。只要真相繼續晦暗不明,隨著時間的推移,「二二八」的記憶就越抽象、越空洞,越容易讓人任意的填補內容。

問題不僅在於歷史的事實,也在於歷史的詮釋。例如,「二二八」作為歷史的悲劇,其性質是國民政府接收政策失誤導致「官逼民反」的民變,這是海峽兩岸不分藍綠紅都同意的定性。因此,不管就其起因、過程和當時台灣人民所提出民主與自治的主張,在在都說明了「二二八事件」是台灣民主運動肇始。但是,台獨人士向來將「二二八」視為神主牌,是台灣獨立運動的起點,其用意在於將官民矛盾的性質折射為省籍對立,將「二二八」定性為「國民黨外來統治集團對本土精英的撲殺」,以方便其族群動員,遂行獨立建國的意志。

再者,不管「二二八」的起因是長官公署金融政策錯誤,通過新舊台幣的兌換,變相掠奪台灣人民的財富;還是為因應國共內戰的運補,造成米價騰貴,民生困苦;抑或是接收官員醉心於「五子登科」的落後思想,貪污腐化、缺乏法治精神所致。這都說明了「二二八事件」的擴大化,是與包含台灣在內的整個中華民族,在反抗帝國主義壓迫的進程中,所產生民族內部分裂和對立的國共內戰有關。台獨人士向來回避作為「二二八」外部條件的內戰因素,孤立的以台灣一島為範圍進行歷史考察,甚至否定從1945年到1949年,兩岸處於民族統一的狀態。如此一來,自然就無法正視悲劇產生的原因,是國民政府的落後性與兩岸社會發展的落差所致,更無法理解這種落後與落差,恰恰是百年多來帝國主義強權揉擰的客觀結果,從而將自身的解放,寄託在整個民族實現民主、平等與自由的解放運動當中。因此,台獨人士只好將希望寄託在冷戰架構的無限期延續,躲在美日帝國主義的庇蔭下,美其名是追求台灣獨立,實質上是淪為國際反華勢力的「軍事託管地」。

一個甲子過去了,台灣社會還是魅惑在歷史事實的各自解讀,每年的「二二八」,結痂的傷口又要再次撕裂。67年後的今天,我們紀念「二二八」,既不是為了要算老帳,也不是要為當年國民政府所犯下的錯誤塗脂抹粉,而是要用一個更大、更寬廣的歷史視野,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新局下,總結經驗,尋找出路。我們相信,通過被扭曲的歷史詮釋的導正,通過台灣人民自願自覺地選擇,通過島內族群與兩岸民族內部的大和解、大團結,台灣人民有足夠的智慧與能力,走出歷史悲情,讓「二二八」成為台灣社會的民主資產而不是精神負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