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兩岸犇報100期社評

歷史就像一條大河,奔流不息。作為看客,往往我們關心的只是時代的弄潮兒,看到的只是激流處轉瞬易逝的浪花,而忽略了隱沒在河床下的堅石,那是平民百姓有血有肉的社會生活。近日來,隨著洪秀柱以高達46.2%的民調成為代表國民黨競逐2016年大位的候選人,在跌破眼鏡之餘,所有人都被迫要調整自己的視角,從訕笑到怒罵者有之,從隔山觀虎到無措手足者有之,從勉力而為到心存僥倖也不乏其人。雖然,國民黨在明年大選能否賡續其政權尚屬未定之天,但洪秀柱的出線卻意味著國民黨的一個重大轉折,它標示著後蔣經國時代權力結構與意識形態的終結,也是國民黨垂衣拱手、三敦四請的政治文化的結束,是危機但也是國民黨轉型的契機。

蔣經國時代的國民黨,面對的是美國戰後第二次東亞戰略的轉型,是從大陸防線和第一島鏈對中國與蘇聯的軍事對抗,轉型到「聯中制蘇」,以自由貿易和遏制政策作為戰略手段的和平對峙。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外部的危機提供了蔣經國開明專制政體登台亮相的契機:在經濟上,大搞第二次進口替代,以「十大建設」建構出「垂直分工、市場在外(美)」的重化工業體系,牢牢掌控金融、交通、電信與一級加工的戰略管制高地;在政治上,培養技術官僚體系、拔擢本土政治人才(催台青),通過資源下放攏絡地方派系,形成上層權力集中、下層相互制約的扈從結構;在文化上,全盤接受美國對第三世界的現代化思想改造,形構出「親美、反共、革新保台」的意識形態主流。

這種在威權體制下,通過高度國家投入、結合跨國資本和民營壟斷資本來帶動經濟增長的「依附型國家資本主義」發展模式,確實在「美元/黃金匯兌體制」崩解的冷戰後期,幫助台灣社會渡過幾次石油危機,也實現了資本積累和集中,讓台灣擠身新興工業體之林。但隨著九○年代蘇東波轉軌、冷戰對峙時代的結束,美國在全球範圍所推動的新自由主義政策,首要衝擊的就是掌控經濟管制高地的黨國資本,排除一切阻礙資本與商品自由流動的人為障礙。因此,以李登輝與民進黨聯手執行的資產階級民主化運動,就是要剷除國民黨威權體制的經濟基礎,用「本土化政策」來篡奪並重新包裝「親美、反共、革新保台」的意識形態。

二十多年來,國民黨的危機就建立在這個基礎上:一方面,受制於「親美、反共、革新保台」的意識形態,國民黨的領導階層無力於抵抗美國的外部壓力,以及民進黨所代表的本土資產階級的經濟要求,不斷的自我解消對資源與經濟領域的控制力;一方面又沈湎於蔣經國時期高度權力集中的黨國一體化,將黨內奪權視為是掌握政權的前提,熱衷於宮廷內鬥而忽略了人民利益與感受。後蔣經國時代的國民黨,少了黨國資本利益均霑這個物質基礎,黨內三大成分(技術官僚、催台青和地方派系)就擰不成一股繩子,不但形成不了力量,還互相排擠,互相傾軋,提供了李登輝從內部進形分化的條件,也創造了民進黨在地方上蠶食鯨吞、招降納叛的可能。

國民黨另一個深刻的危機,來自於它和人民社會生活的脫節。親美反共,企圖依附在美日軍事同盟羽翼下延續政權的意識形態,使得它始終不敢拂逆老大哥的意志,不但在後冷戰東亞區域一體化的過程中錯失先手,逐漸喪失在東亞分工中的優勢地位,在屢次的對美貿易談判中,也不斷的以開放農產品進口來換取半導體產業出口的利益,導致城鄉發展傾斜、農村破產,半數良田休耕廢耕的窘境。土地改革之後,好不容易取得土地所有權的農民原本是國民黨政權堅若磐石的政治基礎,如今都成為民進黨的囊中之物;而伴隨著依附型國家資本主義的衰微,其發展政策所帶來的諸多負面再也無法通過高速經濟成長來掩蓋,環境惡化、階級世襲化、產業空洞化,金融壟斷化,加上在意識形態領域的失守,青年人在國民黨的身上看不到未來,必然將怨氣都指向它的長期執政。八○年代後活躍於社運領域的政治人才,足足有一代人都走向它的對立面。

坦白說,上述的結構性危機絕非洪秀柱一人之力所能逆轉,就算傾全黨之力,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翻轉過來。造就洪秀柱現象的,並不在於她有多少的進步色彩,而是群眾對國民黨醬缸文化的厭惡。也就是說,洪秀柱的民調有多高,未必能說明她的支持度有多少,但絕對可以說明國民黨中央脫離它的支持群眾有多遠。從長期而言,洪秀柱能夠擺脫後蔣經國時代維持國民黨權力基礎的技術官僚、催台青與地方派系等三大支柱的糾葛而異軍突起,並且在兩岸問題上跳脫「親美、反共、革新保台」的偏安思維,直白的主張「兩岸簽訂和平協議」,確實是對國民黨傳統的權力結構和意識形態的挑戰,也提供了國民黨反省和自我改造的契機;但就短期來看,洪秀柱也還是國民黨無法回避的選擇,畢竟在2016年大選,國民黨最終能倚靠的還是都市中產階級與中智階層對民進黨執政後兩岸關係發展前景的擔憂。

文/兩岸犇報99期社評

2008年的金融危機,不僅打趴了世界經濟,也改變了美國國家的戰略規定,原本順風順水的亞洲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隨著美國「亞洲再平衡戰略」的大纛舞動,頓時荊棘遍地。先是朝鮮半島的軍事對抗日益升溫,接著是日本宣布釣魚島國有化所引起的中日較勁,近日中美兩國更在南海島礁問題上劍拔駑張,台灣也對明年大選後的兩岸關係走向忐忑不安。對外緊張,必然帶來對內緊縮。5月下旬,剛爆發美國以「經濟間諜」的罪名誘捕了天津大學教授張浩等六位中國公民;6月4日,台聯黨主席黃昆輝就急忙忙地跳出來,指控教育部「十二年國教歷史課綱委員會」遭到中共統戰部滲透。一時間,「麥卡錫主義」這個被埋葬了60年的反共幽靈,再次忽隱忽現,伴隨著的是一個人人自危、草木皆兵的互相猜疑。

上個世紀五○年代,戰爭的陰影還沒有消失,冷戰的恐怖氣氛又接踵而至。美國一方面在國際上與蘇聯對抗,另一方面在國內清除所謂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掀起了以「麥卡錫主義」為代表的反共、排外運動。其影響所及,不僅打亂了美國正常的政治生活,還深入到教育、文化和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據統計,單單是在「忠誠調查」期間,總共有2000多萬美國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審查,不在課堂上大罵蘇聯和共產主義的教師遭到解雇,辛辛那提紅色棒球隊被迫更名,甚至角逐美國小姐的候選人都必須陳述她們對卡爾.馬克思的看法,連著名歷史學家小阿瑟.史萊辛格和幽默作家馬克.吐溫的作品也被列入「危險書籍」之列。據估計,從1950年到1954年為止,被美國國內一些城市和學校的圖書館查禁的書籍將近200萬冊,許多關於雕塑、精神病、酒類、托兒和建築的專門著作以及偵探小說,甚至包括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都被貼上「可疑」的標籤。在「麥卡錫主義」最猖獗的時期,美國國務院、國防部、軍工廠、美國之音、美國政府印刷局等要害部門皆未能逃脫麥卡錫「非美活動調查委員會」的清查,「反共」成為美國社會的唯一選擇。

作為東西冷戰的時代產物,麥卡錫主義的風潮必然要漫延到冷戰前沿的台灣。1950年6月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協防台灣海峽,前一年6月才潰退來台的蔣介石政權,剛站穩腳跟就展開對島內左翼人士的殘酷鎮壓。根據法務部向立法院所提出的報告顯示,在長達38年的軍事戒嚴期間,軍事法庭受理的政治案件高達29,407件,無辜受難的政治犯約達14萬人,幾乎是當時人口基數的五十分之一。光是以1950年代的前5年為例,國民黨政府以「匪碟」的名義至少殺害了4000至5000個本省籍和外省籍知識份子、工人和農民,這還不包括涉及現役軍人和被秘密處決的人數,而當時真正具有中共地下黨員身份的僅有1000人左右。強力反共的「白色恐怖」,固然扼殺了中共在台灣的有生力量,但也扼殺了台灣社會的活潑生機,在那個「小心匪碟就在你身邊」的年代,工農階級隱忍不發,知識份子噤聲不語,整個台灣社會「失去了左眼」,許多人在發表言論前都要先「自我審查」。

70年過去了,台灣社會付出了整整兩代人的代價,才爭取到今天的民主法制和言論空間。它雖然不成熟,我們也不滿意,但實在不忍心讓它再遭踐踏。台聯黨雖號稱是一個維護「本土價值」的政黨,實際上不過是為李登輝黑金政治保駕護航的極右派組織,近年來更與日本軍國主義勢力互拋媚眼、沆瀣一氣,躲在美日軍事同盟的羽翼下阻撓兩岸關係和平發展。2005年台聯黨前主席蘇進強就曾率眾參拜供奉日本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聲稱要為在神社內包括3萬台灣人在內的235萬「為國捐軀」的陣亡者所表現的「忠義精神」致敬。此舉,不但與今日全球慶祝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的熱潮形成顯明的對比,更暴露了其口口聲聲所說的「台灣主體性」,其實不過是「皇民化」復辟。或許,誠如蘇進強本人日後在接受大陸媒體訪問時所說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任何人站在台聯黨主席的位置上都可能會做出這檔醜事。同樣的,面對今天號稱「台獨左翼」新興第三勢力的進逼,為了避免台聯黨泡沫化,為了搶奪「台獨」票源的殘羹剩飯,黃昆輝不惜再次祭起「反共血滴子」也是種「身不由己」。

回顧歷史,或許麥卡錫主義只不過是一個政治小丑,利用了冷戰時期美國民眾的「紅色恐懼」而得逞一時的上躥下跳。一旦美國民眾恢復了理性,就輕而易舉的讓那個小丑不光彩的倒台。但是,我們也必須警惕,在美日軍事同盟圖窮匕現、劍指中國的今天,台灣社會脆弱的民主體制、缺乏制度性框架保障的兩岸關係,是否禁得起這等跳樑小丑的煽動和蹂躪。美國總統杜魯門當年對麥卡錫主義的評價「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悲劇和恥辱」不是沒有道理。畢竟,台聯黨太需要一根挽救它政治生命的稻草了。

廣告-徵文

兩岸新視界,帶你看一看~

感謝所有青年朋友們的熱情投稿參與,本次《兩岸犇報》與《台聲雜誌》舉辦的「兩岸新視界」徵文獎共有51人報名參加,所有參賽作品皆以匿名方式送交評審老師評分並進行決選。經過所有評選老師的仔細評議擬定後進行公告,評選結果公告如下:

 評審團成員:施善繼(名詩人)、藍博洲(名作家)、徐秀慧(彰師大國文系副教授)、許育嘉(夏潮聯合會會長)、陳福裕(兩岸犇報社社長)

■ 得獎名單:得獎者將受邀參加2015年暑假8/22~8/31期間舉辦的「創意中國研習營」,名單如下:

1) 優選3名:洪琳茹、陳泓宇、吳懿純,前述三名同學獲得研習營之行程(住宿)、機票、團費等全額補助;
2) 佳作5名:李佳穎、羅偉綺、林雅雯、李京機、黃廷宇,前述五名同學獲得研習營之行程(住宿)全額補助、團費補助5000元台幣;
3) 入選10名: 李明書、張婉柔、林亭瑜、蔡宏易、周威成、林郁宸、張翠璇、莊柏揚、劉彥良、簡菀萱,前述十名同學獲得研習營之行程(住宿)全額補助、團費部分自付。

 所有得獎朋友於同年度8/22~8/31期間,接受本徵文活動主辦單位《兩岸犇報》與《台聲雜誌》之獎助,參與「創意中國研習營」活動,作品並將擇優刊登於前述主般單位之平面與網路出版品中,活動獎助不予折現,亦不另計稿酬。

 以上名單公告於《兩岸犇報》網站,並同步刊載於《兩岸犇報》雙週刊(99期)。

文/兩岸犇報98期社評

現階段在台灣叫得出字號的政治人物,大體出生於戰後、成長於風雨飄搖的七○年代。在那個「莊敬自強、處變不驚」,「反共抗俄」高唱入雲的時代,「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不但是他們共同的人生願景,也是他們尋求翻身的終南捷徑。或許是從小喝多了美援機構發放的奶粉,穿多了「中美合作」的麵粉袋,也看慣了美國在國際政治與地緣戰略上的翻雲覆雨,他們當中一部分人、絕大部份人的生存之道,就是將西方的價值內化為自己的價值,以美國人的利益作為自身的利益,就算是在歷史的詭局中被出賣了,也要能識大體,甚至競相加碼的為美國國家利益效命,以期能夠喚來老大哥的回眸眷顧。翻開戰後的歷史,這種自我價值喪失與認同錯亂的劇碼如怨如慕如泣如訴,不絕如縷。但若論起醜態,大概就只有昔日李登輝宣稱「釣魚台是日本領土」,以及近日民進黨的國安要員向美國表態,如果2016年民進黨重新執政「將考慮放棄對南海主權的主張」差可比擬。

近日來,隨著代表民進黨競逐大位的蔡英文赴美「期末考」的日子逼近,各界對民進黨在兩岸政策上將如何表態,深感好奇。5月22日,高聖惕、王冠雄兩位政治學者聯名投書中時,揭露華盛頓當局透過其政策幕僚,布魯金斯研究院研究員郭晨熹(Lynn Kuok)向台灣示意「應與大陸切割並闡明南海U形線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誘導台灣當局在南海主權問題上退縮,藉以殲滅中國大陸自國府繼承的南海領土及海域主張的法理基礎。投書刊出後,不僅引起海峽兩岸輿論的熱議,更再一次地把民進黨「放棄南海主權論」搬到檯面上公開檢視。此事雖然遭到民進黨發言人王閔生的公開否認,並要求媒體更正。但事出必有因,若說純屬統派媒體與特定意識形態學者造謠生事,恐怕也是言不符實。

事實上,民進黨人士在南海主權問題上的曖昧,並非肇始於今日。據報導,台獨建國聯盟所屬的「台灣安保協會」,去年9月3日就在台大醫院舉辦一場名為「美國重返亞洲與亞太區域安全」的國際研討會,會中「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前處長司徒文(William Stanton)就批評馬英九當局的南海主張,並要求台灣主動放棄南海諸島。司徒文在研討會中表示,台灣當局應該認真考慮放棄以「九段線」為界的南海主張,並引述美國安全中心亞太安全事務資深主任克羅寧(Patrick Cronin)的看法,建議馬英九應「大膽宣佈延後在太平島上進行基礎建設」,以便迎合美國最近提出的「南海凍結三行動」,即「不再奪取島礁與設立前哨站、不再改變地形地貌現狀、限制針對他國的單邊行動」的美國版南海行為準則。就在司徒文發表這些言論後的間隙,曾任陳水扁政府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也是小英國安幕僚的張旭成便迫不及待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表態「如果民進黨在2016年重新執政,台灣當局就有放棄南海諸島的可能」;也在同一場合,民進黨籍的前國防部副部長柯承亨也表示,民進黨正思考是否要放棄對南海諸島的主張。當時,蔡英文非但在場,而且還在開幕式上發表專題演講。

民進黨在主權問題上的自我矛盾和認同混亂,並不僅此一樁。先不說呂秀蓮在1995年率領「百人代表團」跑到簽訂馬關條約的春帆樓,感謝日本對台殖民統治的醜劇。2000年到2008年陳水扁執政期間,雖然基於現實利害,不敢也不願放棄對東沙島和太平島的實際佔領,但基於「台獨立場」,也向來不願對南海爭端作出表態,實質上是以一種迂迴、隱蔽的方式逐步放棄對南海多數島礁及歷史水域的主權主張。民進黨向來都把主權和尊嚴掛在嘴上,動不動就指責馬英九的兩岸和解政策是「出賣台灣」,但是,針對近日歐巴馬與安倍晉三會面,敲定新版的《美日防衛合作指針》,把日本自衛隊與美軍的合作擴大到全球範圍,還明確將宜蘭頭城鎮所屬的釣魚台列嶼納入美日安保的防衛標的,並揚言要到南海海域舉行聯合軍演,我們非但看不見任何的民進黨人士願意在這個問題上發言或異議,反倒看到民進黨國安高層絡繹於途,急忙忙的要把南海的主權雙手奉上,作為蔡英文華府之行的伴手禮。

或許,蔡英文此行倘若能夠得到華盛頓當局的肯認,或將有助於民進黨走完邁向執政的最後一哩路。但是,任何人如果為了一己之私、一黨之利,做出出賣領土主權、出賣民族尊嚴與利益的舉動,必將遭到歷史與人民的唾棄。蔡英文,當然也不例外。

111111

  南京。中小學教師。歷史文化研習營

南京,別稱金陵,地處長江下游,位於江蘇省西南部。有著2500多年的建城史和500年建都史的南京城,是中國四大古都之一,有「六朝古都」、「十朝都會」之稱。余秋雨在《五城記》中如此描寫南京,他說:別的故都,把歷史濃縮到宮殿;而南京,把歷史溶解於自然。在南京,不存在純粹學術性的參觀,也不存在可以捨棄歷史的遊玩。北京是過於舖張的聚集,杭州是過於擁擠的沉澱,南京既不舖張也不擁擠,大大方方地暢開一派山水,讓人去讀解中國歷史的大課題。歡迎台灣教師和我們一起見證六朝古都的繁華與璀璨! Read more

擷取時間:2015年5月22日(星期五)下午2時開始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A會議室(台北市濟南路一段2之1號)
主辦單位: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兩岸犇報》社

主持人:
王娟萍(勞動人權協會執行長)
許育嘉(夏潮聯合會會長)

引言人:吳榮元(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召集人、勞動黨主席)

與談人:
王裕文(台北捷運工會理事長)
林金源(淡江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
許孟祥(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秘書長)
臧汝興(勞動黨副祕書長)

緣起:

今年五一勞動節,近萬名來自全台各地的勞工走上街頭吶喊「縮工時」訴求,沒想到數日後身兼民進黨黨主席及該黨2016年大選候選人的蔡英文,竟在一場與資方座談會上放言「勞工放假太多」!這無疑是對全台勞工潑冷水,引發基層勞工強烈的不滿。蔡英文為求勝選所擺出來迎合討好資方的心態及動作,更讓各界非議。其實「勞工假太多」和日前蔡英文自稱「不反商」其實都是如出一轍,皆是為了勝選而做出的自我表白。

當前執政的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大敗之後,數次發出將重視分配正義、落實和平紅利與基層民眾共享的看法。而在野的民進黨則是為取得2016年大選勝利,開始急於展現對資方柔軟的一面。這樣變化正折射出當代社會的實況:社會中的有力者仍然是產業財經上層人物,而佔大多數選舉投票人口的一般勞工群眾對於現狀卻無能為力。

最令人擔憂的還是蔡英文至今為止不變的一面:以「維持現狀」說包裝其「一邊一國」立場、不承認「九二共識」、阻擋兩岸服貿協議等強硬立場。民進黨分離主義的台獨政治路線必然破壞兩岸關係穩定,衝擊經濟與社會的健康發展;而沒有通過與中國大陸積極連結的發展策略,也必然限縮台灣經濟發展的活力與出路。於是在經濟總量無多少增量的情況下,為維持資方對利潤率的持續追求,其結果最終只能犧牲勞工權益。

與此同時,當前包括勞工處境在內的種種社會困境,其根源來自於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浪潮所帶來的負面效果,使得資方以各色冠冕堂皇的理由剝削、壓榨勞工,而政府非但無法捍衛勞工權益、無法保障多數人民的福祉,反而成為資方的親密戰友。民進黨蔡英文現正攜其政策在美國尋求支持,而蔡英文更曾經公開讚揚英國柴契爾夫人路線,堪稱為新自由主義的鐵桿信徒。在蔡英文的政治信仰之下,無論是兩岸關係或是勞工處境都不會有進步的可能,甚至有倒退的危機。由此來看,蔡英文所謂「勞工假放太多」,就不只是一個出身好的知識分子或政客對基層勞工缺少同理心的表現,而是具有特定立場之下的結論。

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強調,2016年無論是藍綠執政,都必須清楚認知到台灣突破新自由主義的束縛、並爭取改善台灣經濟與勞動條件的最大解藥,正是在於以民族母體為基礎、脫離依附美日新殖民地體制的兩岸經濟往來;唯有鞏固、深化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堅持一中原則,才能夠擴大兩岸和平紅利,並且落實和平紅利下放到基層民眾,以分配正義做為台灣社會改革的起點。

面對兩岸關係新形勢,2016年大選即將到來,其結果會影響台灣未來的出路,因此有必要放大檢視蔡英文「勞工放假太多」的一席發言,以此重新審視兩岸政治關係如何影響經貿交流,以及台灣社會改革與勞動條件的改善取決於兩岸關係的穩定程度。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特別邀請工會代表、學者專家、青年朋友,以及台灣唯一勞工政黨「勞動黨」的幹部,共同討論相關議題,歡迎共襄盛舉。

討論提綱:
1.檢視台灣勞工全年工時高居世界第四位,放假是否真的太多
2.評說蔡英文稱不反商和勞工假太多,作為爭取資方選舉策略
3.分析朝野兩黨九合一選舉之後,對於分配正義論述出現轉變
4.堅持兩岸對抗,是否必然影響經濟,且將以犧牲勞工為代價

河北第二波宣傳

2015年青年夏令營河北團【河北。古城。張家口。空中草原】熱情報名中~

大家最期待的夏潮青年夏令營熱烈招生中,今年我們要帶大家到河北,探訪古城,走訪傳說中的秘境蔚縣空中草原--河北省歷史悠久,各地遍佈着早期人類的遺址。不但是中國古代文明發祥地之一,亦因為作為清代皇室的郊遊場所,而成為中國大陸最早命名的歷史文化名城之一。在悠悠歷史古蹟的背後,河北省也不乏海濱景致、奇山錯石、無際草原等自然景觀。以夏日搖滾著名的張北草原音樂節與創意市集每年吸引諸多藝文愛好者。河北豈止地圖一隅,它喚起的是旅者的內涵。今年夏天,讓我們一起到河北撒歡!

報名資格:就讀各大學及研究所之35歲以下在學青年 (不包括在職專班,且無重大疾病者)

活動時間:2015/07/01~07/11,共11天。
活動費用:18500元(證照費用另計)
招收名額:30名
報名方式:網路填寫報名表,請進入本頁面下方,務必清楚填寫聯繫方式。
電話: 02-2735-9558
傳真: 02-2735-9035
地址:10669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二段170號6樓 夏潮聯合會
電子郵件:xia.chao@msa.hinet.net
主辦單位:中華全國台灣同胞聯誼會‧台灣夏潮聯合會 Read more

文/兩岸犇報97期社評

一場突如其來的「朱習會」,緊挨著歐巴馬與安倍晉三推出新版《日美防衛合作指針》後舉行,行事如儀的背後,暗含著大國博奕的地緣格局,再度暴露台灣問題是鑲嵌在東亞戰略前沿的不爭事實。習近平的一席話,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積極探討構建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制度框架」,秀出底線也指出方向,對於2005年以來的國共和解、合作在肯定中還是帶有些許的期待;儘管各界對朱立倫重申「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原則有著各種不同的解讀,但其客觀的結果就是將2016年大選定焦在兩岸議題,讓小英的「維持現狀說」顯得被動,就看她近日訪美,對「九二共識」如何作出能讓華盛頓滿意、讓北京放心、讓台灣人安心的回應。

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攸關台灣人民的前途福祉,事涉中華民族百多年來的屈辱與復興,也牽動東亞區域形勢和平與安全。2008年以來,國民黨所執行的兩岸和解政策「使得美國能同時與台灣及中國大陸和平共處」,馬英九近日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所展現的自豪,並非毫無道理。反觀綠營,不但公開否認「九二共識」,不願意割除「台獨黨綱」這個不合時宜的尾巴,作為2016年代表民進黨角逐大位的蔡英文,迄今為止也不曾針對其所謂「維持兩岸現狀」的具體內涵作出清楚的說明。我們不禁要問,到底所謂的「現狀」,指的是2008年以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現狀?還是李扁執政時期兩岸瀕臨戰爭狀態,「和平對抗」的現狀?如果是前者,那麼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原則」就是不可忽略的前提,少了這一點,兩岸的政治互信就喪失基礎,和平就無所依附,經不起一丁點的「地動山搖」;如果是後者,那就是心存僥倖,以為可以用和平對峙來以拖待變,為日後實現台獨創造條件。這麼一來,台灣勢必再度被「美日軍事同盟」推向東亞戰略矛盾的最前線,成為圍堵中國和平崛起的人肉盾牌,其結局必然要走回冷戰時期武裝對抗的老路。那麼,所謂的「現狀」又將要如何維持?

考察歷史我們會發現,所謂「維持現狀」作為一種政治方案,其實是七○年代「反攻無望論」與近年來「台獨無望論」交構下的意識形態產物,足足標誌著戰後兩代台灣人的集體挫折,從而表現在「國家認同」問題上的錯亂和波折。它既是國共內戰、東亞冷戰雙戰架構鬆脫瓦解過程中的客觀結果,又深深烙印著「恐共、反共」,對共產黨極度不信任的冷戰胎記。它既是自身,又是自身的否定,是意圖通過對自我的否定來尋求自我回歸的浪漫天真,反映出台灣自由主義政治菁英在後冷戰「中美大國關係」的夾縫中,前進(反攻大陸)無路,後退(台灣獨立)無門,確又缺乏拂逆美國老大哥意志狠下心來「橫著走」(和平統一)的勇氣與智慧,只好呆若木雞,立定站好,強制這世界從此停止轉動的唯心主義。

蔡英文之所以想用「維持現狀」來蒙混過關,當然不會是毫無根據。主觀上雖然充滿著政治人物的權謀算計,但也巧妙地暗合著某種社會心理。從歷年來的民調結果顯示,確實有將近八成的受訪民眾希望暫時「維持現狀」,再依據未來形勢的發展來決定統獨。但是,這只是反映出問題的一個方面,只要再稍加一點用心,我們就不難發現,作為主流民意的另一個面向,也有超過八成的民眾擁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其中,就包含了主張「維持現狀」的絕大多數受訪者。兩者的高度重疊,說明了「維持現狀」與「和平發展」的民意取向其實是一體兩面,無法任意切割。政治人物的機巧,就是對事實進行片面解讀,只選擇符合其意識形態與主觀價值的一個片面來說嘴,對於不利於自己的另一面就略過不提,這是公然的欺騙。

更值得擔憂的是,所謂「維持現狀」隱含著要通過對中國大陸異己化的過程,不斷的進行自我切割來實現意識形態同質化的暴力邏輯。否定「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事實,才能否定「一個中國原則」,才能為維持兩岸分離、分治的「現狀」找到合理的依據。因此,在現實上的操作上,不但要把中國視為「他國」,更要視為「敵國」,同時還要在台灣社會內部通過「外省人/本省人」、「客家人/福佬人」、「新住民/本地人」、「中國人/台灣人」的差異性來進行不斷碎片化的切割,所有被視為異己(他者)的意志和需要,就可以被輕易的否定和忽視。如此一來,「愛台灣」就從人們主觀上情感的選擇,轉變為身份屬性上的客觀結果。試問,一個「族裔化」、「碎片化」的台灣,難道就是我們想要極力維持的「現狀」?

兩岸和平發展的現狀,是兩岸關係由武裝割據走向和平統一的過渡,是一種中介形態,而所有事物變遷過程的中介形態,必然要消失在結果當中。選擇「和平發展」還是「和平對抗」,最終是和平與戰爭的抉擇,蔡英文有必要跟台灣人民說清楚、講明白。

今年暑假,夏潮聯合會也有暑期教師團囉!
山東˙中華文化教育參訪團,歡迎中小學教師朋友們一同來交流研習~

本團已經額滿,謝謝各位老師支持!!

14187831229984

 

 

 

 

 

 

 

 

 

主旨:為加強推動兩岸的教育文化交流以及教育工作者的相互理解,弘揚中華文化,傳承儒家精神,夏潮聯合會特與山東大學高等儒學研究院、台灣師範大學東亞文化與漢學研究中心聯合舉辦「山東˙中華文化教育參訪團」,並將於交流期間舉辦「魯台教育論壇」,歡迎台灣地區中小學教育的在職工作者一同來共襄盛舉。

主辦單位:夏潮聯合會

協辦單位:台灣師範大學東亞文化與漢學研究中心、山東大學高等儒學研究院

活動對象:台灣地區在職中小學教師

活動時間:2015年7月1日~7月7日,共7天

活動費用:新台幣18000元(含機票、交通、食宿、保險),證照費用請自理

報名方式:請填寫本頁面所附報名表 (已額滿,謝謝)

聯絡電話:02-27359558 李小姐

Read more

兩岸婚姻家庭爭取親子團聚,是權利還是施捨?

2008年政黨輪替,兩岸關係和緩,原本對陸配多加限制的政策做了善意的修改。在當事人及移民團體的積極奔走下,2009年政府基於人道考量修改「大陸地區人民進入台灣地區許可辦法」、「大陸地區人民在台灣地區依親居留長期居留或定居許可辦法」,允許大陸配偶之未滿18歲的前婚生子女/親生子女來台申請專案長期居留。

孩子可以來了!感謝政府的德政!兩岸婚姻家庭親情被撕裂的人倫悲劇真的結束了嗎?

移民署隨後在2011年5月26日在「大陸地區人民在臺灣地區依親居留長期居留及定居數額表」做了配套規定:

1)若陸配尚未取得臺灣戶籍,則可申請未滿14周歲的兒女持6個月效期的探親證來臺灣長期探親、就學,探親證可每半年展延一次,直至連續停留滿4年後才可申請專案長期居留(每年限額60名);

2)若陸配已經取得臺灣戶籍,則可申請未滿18周歲的兒女來台專案長期居留(每年限額180名)。

經過移民團體一再爭取兩岸婚姻親子團聚權利,移民署又在2012年11月25日將限制年齡分別調高至16歲和20歲,但仍然保留數額限制。

法規看似放寬了,一家人「團聚了」。孩子拿著無法考證照、無法工讀、無法適用學費補助的探親證念書、生活、融入臺灣社會,也準備著將來為臺灣貢獻所學、納稅、養育父母。經濟弱勢的家庭更是由於孩子沒有任何就學福利而使得經濟雪上加霜。而在孩子排到長期居留之前,在孩子取得戶籍之前,母親的心總是懸著,深怕任何一個變化,孩子就得被迫離開自己。

待孩子符合申請專案長期居留的條件時,陸配媽媽卻被移民署告知需要排到了5年後、10年後甚至12年後!而按照現行規定,在20周歲那天,若孩子無法排到居留證,只能離開持續生活了10幾年的臺灣和媽媽,直至排到配額才能以居留身份回到臺灣,回到媽媽身邊。

兩岸親子團聚權再次被狠狠揭開那虛偽的面紗!

2009年兒子就得以來台的劉茜理事長,為了陸配不要像她一樣飽受母子分離之痛苦而提出釋憲。2013年10月4日,司法院大法官針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65條作出釋字第712號解釋,認為「臺灣地區人民已有子女或養子女者,不得再收養陸配子女」的規定違憲,宣告該法條即日起立即失效。

陸配阿秀在台與先生育有2名子女,還有一名前婚生女兒礙於臺灣法令規定被孤零零地留在大陸。在女兒滿18周歲的前4個月,移民署放寬讓未滿18周歲的前婚生子女可以來台申請專案長期居留,阿秀本可以抓住這個機遇爭取一家團圓。可阿秀與先生忙於家庭生計,沒有第一時間知道法令的變化。等到3年半以後,移民署將限制年齡放寬至20歲,女兒又剛好超過了20歲!阿秀與先生再怎麼搥心肝、四處求助也回力無天!

此時,釋字第712號解釋又讓阿秀一家重新看到了希望!阿秀的先生第一時間向法院申請收養阿秀的前婚生女兒,法院很快許可了!一家人開心地去登記戶籍,卻被告知超過20歲,就算法院認可收養成功,也只有探親的權利。一家團聚美夢又破滅!

大陸配偶阿美與先生結婚後,與先生前段婚姻的3名女兒生活在一起。每逢假日家族聚餐,看著夫家大家族一家和樂,自己的女兒卻遠在大陸留給年邁的爸爸媽媽照顧,阿美實在痛心。好在,來台2年後政策就放寬讓18歲以下的大陸親生子女來台探親團聚。先生對阿美骨肉分離的痛楚感同身受,催著阿美去申請女兒小靜過來共享天倫。小靜也順利來到台灣與母親團聚。

阿美今年2月去申請女兒小靜專案長期居留,卻收到移民署通知:需排到113年9月!將近10年!現在女兒已經17歲,20歲未排到配額就要離境, 母女又要再次面臨骨肉分離的痛苦。

陸配問:
臺灣不是講人權講公平講民主的社會嗎?為何單單對陸配例外?
若真心保障兩岸婚姻親子團聚權,為何陸配仍走投無路?

在此,我們為求兩岸婚姻親子真團聚,在母親節前夕,提出如下訴求:
1、 取消大陸地區子女在台居留定居數額限制,比照外配前婚生子女取得身份證之規定。
2、 經法院認可收養成功且未婚之子女,應立即取得臺灣戶籍,讓一家人享有真團聚。

時間:2015年5月8日(星期五)上午10:00-10:30
地點:移民署(臺北市廣州街15號)

活動內容:
1、 介紹活動緣起
2、 劉茜理事長說明收養前婚生子女釋憲勝訴過程
3、 當事人陳情及訴求(2位)
4、 合唱《世上只有媽媽好》
5、 遞交陳情書

主辦單位:台灣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