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報名2015年本科生港澳台聯招的同學,請記得在3月15日以前上網報名。

  • 報名日期

 1. 第一階段(網上預報名):3月01日至 3月15日止 (考生自行上網填報)

 2. 第二階段(針對 [九龍試點]):3月16日至 3月31日止 (週六日、例假日恕不受理) ,詳情可於上班時間電洽 02-27359558

 3. 填表時考試地點請填「九龍」。

 4. 報考「藝術」、「體育」院校的考生,需先另外參加專業考試。專業考試時間及地點由有關院校確定,考生應及早自行直接與欲報考的院校聯繫報名術科。

  • 網上進行預報名方式

 1. 考生登錄「聯招辦網站」(點選進入)(預報名期間網站才會開啟),進行預報名(點選進入預報名網站)

2. 考生需按要求輸入報考基本信息(含姓名、性別、出生年月、報考地點、報考科類、報考學校等)。

3. 預報名後請自行列印預報名單,考生必須牢記自己的「預報名號」及「密碼」,並按規定時間到相關報名地點辦理正式報名確認手續。

4. 【填報志願】查詢院校科系,請參考下列目錄連結:

第一批次院校簡章(點選進入)

第二批次院校簡章(點選進入)

  • 第二階段現場確認注意事項(僅針對「九龍」試點)

第二階段時間:3月16日 至 3月31日 止 (週六日、例假日恕不受理)

欲報考九龍試點考生,可攜帶下列文件親至本會,由工作人員輔導考生本人上網完成確認手續:

(1) 本人學歷證明或「畢業證書」(應屆生須請學校開立「在學證明」,或將學生證正反面影印本至註冊組蓋章,不可僅備學生證影本。)

(2) 高中各學年「成績單」(應屆畢業生在入學前再補繳最後一學年的成績單)

(3) 有效期限內之「台胞證」(有效期限必須以考試日期為參照)

(4) 「兩吋彩色」大頭照2張

(5) 報名費及郵電費一律購買「港幣匯票600元」。匯票請至有外匯交易的銀行辦理 (郵局不售匯票)。
匯票抬頭:京港學術交流中心
或  BEIJING-HONG KONG ACADEMIC EXCHANGE CENTRE
(匯票抬頭中文或英文,依各銀行規定,選擇一種開立即可)。

(6) 上述文件皆必須帶「正本」。

  • 考試日期:2015年5月23日(六)、24日(日),共兩天。

5月23日至24日進行考試。考試時間和科目為:

日  期 時  間 科  目
5月23日 (星期六) 9﹕00-11﹕30 中文
13﹕30-15﹕30 英語
5月24日 (星期日) 9﹕00-11﹕00 數學
13﹕00-15﹕00 物理、歷史
16﹕00-18﹕00 化學、地理

 

  • 除香港考區九龍試點外,其他各地報名地點如下非報名香港考區九龍試點的考生,請自行連絡報名點了解現場確認方式與考試地點

北京: 北京市高校招生辦公室(北京市海澱區志新東路9號,郵遞區號:100083,電話:(010)82837212)。

上海: 上海市高校招生辦公室(上海市欽州南路500號,郵遞區號:200235,電話:(021)64946010,(021)64511200)。

福建: ①福建省教育考試院(福州市北環中路59號,郵遞區號:350003,電話:(0591)86215678,傳真:(0591)87841550); ②福建省廈門市招生考試委員會辦公室(廈門市火炬二路269號,郵遞區號:361006,電話:(0592)5703107,傳真(0592)5703106)。

廣州: 暨南大學華文學院(廣州市天河區廣園東瘦狗嶺路377號,郵遞區號:510610,電話(020)87205925,傳真:(020)87206598)。

香港:①香港考試及評核局新蒲崗辦事處(香港九龍新蒲崗爵祿街17號,電話:3628 8787 / 3628 8711);②中國旅行社各區分社;③京港學術交流中心(香港北角英皇道83號聯合出版大廈1404-05室,電話:2893 6355);④中國教育留學交流(香港)中心有限公司(香港德輔道中272-284號興業商業中心2305室,電話:2542 4811)

澳門: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高等教育輔助辦公室(澳門荷蘭園大馬路68-B號華昌大廈地下B座,電話:(853)28563033)

 

1. 自2011年起大陸大學可依據台灣地區大學入學考試「學測」成績招收前標級(以上)台灣高中畢業生。相關規定請見下列網站:
依據台灣地區大學入學考試「學測」成績招收前標級台灣高中畢業生相關規定

2. 針對各校申請方式、時間及相關規定,請見:2015年祖國大陸普通高校免試招收台灣考生信息網(請點入連結),該網站會依據各校提報之資訊陸續更新。

3. 由於各大陸大學執行台灣地區學生免試入學工作的時間不一,關於今年各校是否招生請建議直接前往該校「招生辦公室」網站(或「港澳台辦公室」網站)查詢簡章,也可直接聯繫該校相關單位進行詢問,以免延誤報名機會。

文/兩岸犇報93期社評

318學運滿週年,隨著九合一選舉大勝、2106大選年逼近,場內場外,幕前幕後,所有能與太陽花沾上邊的各路人馬都在竄動。奔走美日討功邀寵者有之,籌謀劃策擠身小英近伺者有之,登高振臂號召公民力量打算裂土封侯者有之,羽扇綸巾開壇論道意圖為兩岸協商劃定紅線者也不乏其人。或許是勝利的果實太過甜美,在一片「世代正義」、「公民力量」的樂觀聲中,東亞盤局易勢、台海形勢嚴峻都在眾人的視界之外,更有老朽如李登輝者,竟誑言中國將在十年內崩潰「台獨有望」。無怪乎曾在藍綠政府歷任要職的知日派學者楊永明要發文感慨:「過去台灣的國際新聞越來越淡,而現在則是兩岸新聞越來越少,這樣迴避兩岸關係的社會現況,將對台灣造成嚴峻挑戰。」

楊永明的發言顯然不是無的放矢,台灣這種「不顧國際、不理兩岸」自我感覺良好的自說自話,早已是朝野兩黨政治人物的通病。最近,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出席大陸全國政協民革、台盟、台聯委員聯組會的場合中,提出「四個堅定不移」的對台方針,除了肯定過去8年兩岸關係走上和平發展道路的積極作用之外,還特別重申「九二共識」是發展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也是大陸當局同台灣各政黨開展交往的條件,並指出「台獨」分裂勢力及其活動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最大障礙,呼籲兩岸同胞要對「台獨」勢力保持高度警惕。習近平的用語雖然委婉,可是態度堅定,可以說是繼去年9月接見台灣統派團體聯合參訪團之後,又一次在對台問題上作出重大宣示。可惜的是,台灣朝野雖非置若罔聞,但也習慣性的來個相應不理,甚至搬出空洞無物的「三個有利」、「三個堅持」來搪塞了事。

習近平的這一席講話,具有高度的現實意義,既是說給大陸內部聽的,也是說給台灣朝野、特別是極有可能帶領民進黨在2016年奪回執政權的蔡英文聽的。一方面是因為東亞局勢丕變,台灣問題再度作為美、日等外國勢力劍指中國的戰略前沿,直接、間接的都在鼓勵島內台獨勢力的伺機蠢動;另一方面,經由去年318學運和九合一選舉之後,綠營人士認為2016年大選勝卷在握,產生了傲慢和輕忽的心理,非但在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凍結「台獨黨綱」此一攸關兩岸關係正常發展的重大議題上裹足不前,甚至還出現蔡英文揚言:「只要民進黨打贏2014的九合一選舉,連中國都會朝民進黨的方向來調整,兩岸關係不會因為政黨輪替受到影響」的可笑言論。習近平的講話無疑是新形勢下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定心針,也是對心存僥倖的綠營人士的當頭棒。

過去的三十多年來,北京當局之所以在台海問題上展現相當程度的戰略耐性和自我克制,一方面固然是為了把握和平發展的戰略機遇期,要騰出手來搞好自身建設;一方面也是不忍兩岸兵戎相見,在民族的內部劃下更大的傷口。習近平在談話中強調:「決定兩岸關係走向的關鍵因素是祖國大陸發展進步」可以說是語重心長。但是,發展並不意味著不作為,和平也不意味著無底線。李扁執政期間執行的「去中國化政策」和「法理台獨」,硬生生地逼出了一部「反分裂國家法」,為兩岸和平發展劃下了「台獨紅線」,就是殷鑑。近年來,大陸在面對美國「亞洲再平衡」戰略和東亞周邊國家在東海與南海主權問題的挑釁,從恢復釣魚島海空巡航、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宣布三沙市建制到南海島礁填海造陸,北京當局在領土主權問題的針鋒相對、趁勢而為,說明了其國際戰略從「韜光養晦」到「積極應對」的重大轉折,絕對不可小覤。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統一,固然是中國的內部事務,不受任何外國勢力的干涉。但不諱言,台灣問題也是國際勢力牽制中國崛起的戰略前沿,一旦東亞地緣政治格局翻轉,台灣絕不可能置身事外。

2009年,中國海軍編隊遠赴亞丁灣海域執行護航任務雖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但卻是「鄭和下西洋」600多年來,中國艦隊再次出現在這個海域。2015年,據傳中國和俄羅斯海軍將在地中海舉行聯合軍演,此事如果成真,這將是中國軍隊歷史上第一次出現在歐洲人的家門口。或許,這遠不足以說明中國已經從一個區域性的大國成功轉型為一個全球性的強國,但絕對足以說明這30年來中國國力的巨大提升。而國力的增長必然帶來地緣政治格局和權力關係的消長。審時度勢,民進黨人士應該高度重視習近平近日的講話,慎思慎行,認識到只有回到「九二共識」,承認台灣與大陸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才能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提供政治互信的基礎,為民共兩黨的交流交往創造條件,為台灣人民謀求最大的福祉。

否則,今年的318,春雨過後,留下的將是滿地的泥濘,橫艮在蔡英文走向執政的最後一哩路上。

0320座談(小)時間:2015年3月20日(星期五)下午2時開始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B會議室(台北市濟南路一段2之1號)

主辦單位:兩岸和平發展論壇

主持人:王娟萍(勞動人權協會執行長)

引言人:吳榮元(兩岸和平發展論壇召集人、勞動黨主席)

與談人:

楊開煌(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暨兩岸研究中心主任)

林金源(淡江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

黃智賢(政治評論家、博士)

陳福裕(《兩岸犇報》社長)

緣起:

新春之際,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對今年兩岸關係發展的定下「克難前行」的期待。的確,回顧2014年以來島內外局勢的變動,兩岸關係確實比前些時段更為顛躓,面臨了許多難題。因而展望2015年,不只是要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更須克服種種的難關與變局,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向前行。對此,最重要的即是日前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在全國政協會議的民革、台盟、台聯聯組會上發表的重要講話,他提出「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堅定不移堅持共同政治基礎,堅定不移為兩岸同胞謀福祉,堅定不移攜手實現民族復興」,講話內容強調堅持「九二共識」,核心是認同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只要做到這一點,台灣任何政黨和團體,同大陸交往都不存在障礙。

外界多將習近平此一講話解讀為充滿對綠營人士的喊話與示警。顯然,在九合一選舉之後沉澱一段時日,大陸方面已把對台政局的關注點放在2016年初的大選,並為此展開工作,不希望島內政局變動衝擊影響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

2016年大選距今剩不到一年的時間,蔡英文代表民進黨角逐大位的態勢已成定局,最近蔡英文宣稱要在「主權鞏固」的前提下推動「新政治」。蔡英文或將訪問美國,面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局面,民進黨是否能夠掙脫「台獨黨綱」的束縛,推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大陸政策,是我們關心的重點之一。相較之下,內部勢力鬥爭暗潮洶湧的國民黨,下屆總統候選人至今未明朗。該黨過去一向堅持「九二共識」以及自許穩健的兩岸政策,會否受到九合一敗選的影響而出現變化,也是我們關心的另一個重點。

此外,自去年三一八太陽花運動,在同質性極高的藍綠格局之下崛起新興的「公民運動」,經過九合一選舉的催化,已經從社會運動走向政治運動,今年開春以來,已有多個政黨政團成形,首要目標均鎖定2016年立委選舉。這些公民團體多具有「反中」與「抗中」的運動理念,還兼有其他社會訴求強化其運動的正當性,吸引群眾的目光。三一八後的所謂公民團體運動政治化現象,總的來看其特徵是對2008年以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局面,朝著繼續前進深化過程所出現的一個反動潮流;並且轉化為民進黨的側翼,與「拒中拒統」政治勢力匯流,同時挾著部分民意(特別是青年世代)支持,成為台灣政局中的新面向。

面對島內情勢的如此發展,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大局是當前首要任務,對此積極研擬應有的新對策與新作法,提昇反獨促統運動的大眾性、進步性、理想性,廣泛爭取社會民意,有效擴大群眾基礎,方能因應來自時局變化以及來自新興公民運動團體的各項議題挑戰。

討論提綱:

一、「兩會」之後解讀大陸對台政策。

二、大選年藍綠兩黨兩岸政策的變與不變。

三、新興公民團體對島內政局與兩岸關係的影響。

四、當前反獨促統運動因應局勢的對策。

敬告:

本會因故3/17(二)僅提供服務到下午四點,其他時間仍舊照常服務,敬請見諒。

文/兩岸犇報92期社評

公民社會,這個19世紀西歐社會科學對新興資產階級社會經濟關係的理論概括,這幾年在兩岸四地不約而同地成為一種時髦的政治詞彙。特別是經由諸如洪仲丘事件、太陽花運動、佔中運動等廣泛的社會動員之後,它被刻意描繪成一個獨立於國家之外的自治體,它既是不許國家威權介入的私領域,又是個人參與國家政治事務(公領域)的前進基地;既是獨立於國家與市場之外的一股清流,也是非西方體系國家政治民主化的前提,更是克服治政腐拜、權錢交易、政府失能、官僚獨裁的神兵利器。它既不是家庭,也不是國家,更不是市場,看似無所不包,但實際上又什麼都不是。但在公民社會論者的語境中,「公民參與」卻成為「改變台灣政治文化」、「改變藍綠版圖軸線」的唯一路徑。

追本朔源,Civil Society(可譯為文明社會、市民社會或公民社會)的提法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早在亞里斯多德的年代就被用來泛指以城邦所代表的「自由和平等的政治共同體」。之所以直到今天在政治上還被拿來反覆說嘴,卻又陷入「無所不包,又什麼都不是」說不清楚的窘境,恰恰來自於它作為一種倫理學範疇的歷史變異性。也就是說,它在不同的歷史階段和社會型態中,因應當下的政治目的,就被賦予不同的時代內涵。例如,在亞里斯多德的眼中,城邦是由自由和平等的公民所構成的共同體,只有在這種共同體中人們才有可能過上最美好的生活(當然,沒有財產權的奴隸、婦女必須排除在外)。但是,在中世紀神學家托馬斯.阿奎那的口中,亞理士多徳引導公民實現美好生活的理想,卻可用來為教皇的統治權辯護;同樣的,14世紀一些為王權辯護的思想家也從亞里斯多德的公民社會思想中尋找理論依據,認爲國家的權力不需要教會批准,單憑它在道德上的利益就能證明其正當性,因此反對教會侵犯世俗權力。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近代。西元17世紀至18世紀,當一些社會契約論者(如洛克、盧梭等人)反對專制王權時,公民社會理論轉身成爲破解君權神授思想的理論武器。他們認為公民社會與政治社會一體兩面,人們只有通過訂立社會契約的權利讓渡,才能完成從處於無政府狀態、缺乏人身保障的自然社會向政治社會的過渡;18世紀末,法國大革命確立了代議制民主原則,爲私人領域的獨立存在和工商業活動的自由發展提供了法律上和制度上的保障,促進了公民社會和政治國家的分離過程。在這種情況下,公民社會主張通過代議機關來參與政治國家的事務,從而實現自己特殊的私人利益,政治國家則要通過行政與法機關來干預公民社會,藉以維護普遍的共同利益。現代公民社會理論堅持政治國家和公民社會的二元對立,事實上就是對政治國家和公民社會相分離的現實的反映。

到了19世紀中旬以後,公民社會概念的歧義性更不遑多讓。工業革命後,人們在生產過程中所處的社會位置決定了對勞動產品的分配關係,從而表現出不同的階級利益,原先認為公民社會是作為個人利益過渡和轉移到國家普遍利益的中介環節,就不足以說明公民社會內部的階級分化,也沒有能力說明國家機器代表的不是普遍利益,而是資產階級利益的現實。特別是國家資本主義興起後,公民社會理論所依恃的自由市場由於國家的介入,就更進一步的促使當代西方社會學者(如柯亨、葛蘭西、哈伯馬斯)提出國家/經濟/公民社會的三分法,主張把經濟領域從公民社會中分離出去,強調它的社會整合功能和文化傳播與再生産功能。葛蘭西就認為,公民社會是制定和傳播意識形態,特別是統治階級意識形態的各種私人或民間機構之總稱,是統治階級和被統治階級爭奪「文化霸權」的主要場域。

由此可見,當我們試圖用「公民社會」作為代表台灣社會普遍利益的政治方案,作為社會變革的前進方向,就必須誠懇的面對幾個問題。首先,你所宣稱的「公民社會」到底是什麼?它到底代表誰的利益?把它描繪成一個均質化的整體,說成是一種普遍性的價值,不是出於無知便是欺騙。其次,所謂「公民社會」跟國家機器的關係是什麼?是相互對抗,還是互為表裡,它是政治菁英搶奪話語權的工具,還是普羅大眾現實利益的體現。最後,台灣位處東亞地緣政治矛盾的最前沿,不管從內部因素,還是中、美、日三方的政治角力來看,統獨問題絕對是當前無法回避的政治議題。一旦矛盾尖銳化,公民社會將如何回應台灣國族主義的政治召喚,它的正當性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上?由統治階級文化霸權所操弄的「民意」,難道是其合法性的唯一根據?

歷史雄辯地告訴我們,社會決不是一個靜態的或和平地進化的結構,而是產生於對抗性生產關係的衝突的一種暫時性解決。在國家已經似乎涉入社會生活的一切方面的今天,「國家」與「社會」之間那種古老的區別,看來是難以繼續存在了。除非,我們繼續說謊。

228-3本(2)月26日本會名譽會長陳明忠與前會長藍博洲繼續在「麗文正經話」節目談二二八事件,聚焦在二二八歷史與現實意義之間的連結。

主題:被扭曲的歷史記憶?「二二八」68年後 真相還原(1)

討論提綱:

1. 你不知道的真相!國共內戰點燃「二二八」引信
2. 白色祖國vs.紅色祖國 台灣人的認同拉扯
3. 倡導社會主義遭肅 被歷史洪流遺忘的「麥浪歌詠隊」
4. 國共2005破冰握手 陳明忠推動歷史臨門一腳

以下為節目線上觀看:

被扭曲的歷史記憶?「二二八」68年後 真相還原(1)

被扭曲的歷史記憶?「二二八」68年後 真相還原(2)

被扭曲的歷史記憶?「二二八」68年後 真相還原(3)

被扭曲的歷史記憶?「二二八」68年後 真相還原(4)

 

228-2本(2)月25日本會名譽會長陳明忠與前會長藍博洲接受TVBS「麗文正經話」節目訪問談二二八事件。

主題:從騎白馬到戴紅帽的政治犯──二二八與陳明忠

討論提綱:

1. 實現「人人平等」 年輕陳明忠不屈服階級

2. 陳明忠躲過二二八 卻躲不過「白色恐怖」

3. 1960陳明忠出獄 「紅帽子」撕不掉的標籤

4. 李登輝入共產黨 二二八受難者?被鎮壓者?

以下為節目線上觀看:

從騎白馬到戴紅帽的政治犯:二二八與陳明忠(1)

從騎白馬到戴紅帽的政治犯:二二八與陳明忠(2)

從騎白馬到戴紅帽的政治犯:二二八與陳明忠(3)

從騎白馬到戴紅帽的政治犯:二二八與陳明忠(4)

228-1時間:2015年2月28日(星期六)下午2時
地點: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四段85號B1
(集思台大會議中心「尼采廳」)
捷運:捷運公館站2號出口左轉步行2分鐘

《證言228》紀錄片(藍博洲採訪製作)
1. 2月27日晚上:《中外日報》記者周青與吳克泰
2. 公賣局廣場的鼓聲:建中老師黃爾尊
3. 烏牛湳的槍聲:台灣民主聯軍突擊隊長陳明忠
4. 鄒族的武裝起義:阿里山樂野村村長武義德
5. 處委會與32條:《自由報》總編輯蔡子民

講評人:原住民詩人莫那能等

主辦單位: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

文/兩岸犇報91期社評

在台灣,大凡在五、六○年代出生的嬰兒潮世代,年少時期大抵上都有過一個夢,背景是歐洲風景掛曆上紫色的普羅旺斯薰衣草田、是色彩斑斕的荷蘭鬱金香花海,在那裡只見遊人優雅地踱步,沒有勞動者揮汗的身影。這景象填充了整整一個世代人對田園的美好想像,也映照出自身所處環境的不堪。望著自己父母在稻田裡黝黑彎腰的背影,藍天綠地,色彩單調的令人心慌。在當時,恐怕沒人會想到,不過是短短的30年,這夢境在九○年代後的台灣竟逐步成為現實。只不過,當我們醉心並自豪於花東縱谷的油菜花、台中新社的鬱金香、彰化平原的公路花園和美濃盆地的瑪格麗特的同時,我們應該知道,所有美麗的東西都有代價,色彩繽紛的田園景象不過是台灣的農業衰退、農村凋敝、農民破產的表徵。

台灣地處亞熱帶日照充足,加上農業開發時間較晚,土地肥沃,自古以來就有「一年熟餘七年糧」的記載。1858年中英、中法天津條約台灣開埠之前,台灣生產的米糖向來是出口大宗,大量的白銀流入造就了「台灣錢淹腳目」的傳奇色彩。曾幾何時,隨著工業化的步伐,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從1960年代中期的100%以上,下滑到今天的32%(以熱量為權數計算),甚至低於工業化比率高於台灣的日、韓鄰國。特別是在2000年加入WTO之後,台灣一方面全面放棄出口補貼;一方面削減對稻米、雜糧、煙葉、葡萄和小麥保價收購措施,轉而採行休耕給付,導致良田廢耕,種植面積減少,農產品進口量與貿易逆差迅速擴大等負面現象。據統計,台灣的水稻田約有46萬公頃,但實際耕作面積卻從1994年時的36.6萬公頃逐年減少到2004年的23萬公頃,有近半數的良田委棄荒耕,每年休耕補助在新台幣100億元上下。如今,每年台灣在農產品貿易逆差將近100億美元,美國就佔進口農產品總量的三分之一。

導致台灣糧食自給率偏低的原因很多,追究其根本,說穿了都是在冷戰架構下依附性發展的政治結果。首先,戰後初期美國挾帶著強大的經濟援助和意識形態輸出,用低廉價格大量傾銷過剩的黃豆、玉米、小麥,並透過教育系統宣傳其營養價值,將台灣人的飲食習慣分為三六九等,上等人吃麵包、喝牛奶;中等人啃饅頭、喝豆漿;下等人吃稀飯、配醬菜,從意識形態上就徹底地改變了台灣人的飲食習慣,導致台灣人的主要糧食消費有近半數依賴自身並不生產的麵食。

其次,從1972年美國調整亞洲戰略,台灣退出聯合國代表席次之後,國民政府為了尋求與美國更緊密的關係,不但與美國簽署「中美稻米協定」自願限制稻米出口,更同意從美國中西部進口大宗穀物、雜糧及飼料玉米等作物,推廣「多吃麵粉少吃米」、「吃肉象徵富裕」等概念,導致台灣的農產品貿易在3年間從順差6000萬美元,下滑到1974年的逆差2億7000萬美元,從此一去不返。再加上,1987年開放美國農產品、洋菸、洋酒進口,打擊的範圍擴大到果農和煙草、葡萄等與公賣局契約耕作保價收購的經濟農戶,李登輝的「八萬農業大軍」從此灰飛煙滅;更有甚者,2002年加入WTO之後,向來以犧牲農業成就工業為發展手段的台灣當局,也只能以「減少農業就業人口、開放農地自由買賣」作為因應,造就了全台農田「不種稻子,種房子」的怪異現象。

當然,農政當局不當的休耕政策,更是難辭其咎。政府鼓勵農民休耕,增加休耕補貼,使得耕作所得與休耕補助相距有限,加上為了滿足工業用水的限水政策,造成農民耕作意願大幅降低,紛紛將農田休耕,甚至形同廢耕。目前2004年全台休耕農田仍維持在21萬公頃左右,每年都要耗費國庫約100億元進行休耕補貼,其中有58%卻不具真正的農民身分,不少人是跟銀行貸款買地,再用休耕補助去清償利息,根本是在炒作農地,做無本生意。據可靠數字統計,目前台灣農業就業人口約55萬戶,卻有67.6萬餘人領取老農津貼(2012年8月勞委會統計數字),其中「專業」農戶僅有16.3萬戶。

台灣的農村,從富饒到美麗,無疑是以老農們的辛酸血淚來成就都市人的田園想像。過去,以犧牲農業扶持工業的發展政策,已經讓國民黨在農村地區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如今,在美國的「沒有豬肉,一切都免談」(no pork, no talk)的壓力下,竟然為了加入實質意義不大的TPP而打算開放包括含食道肌、血管、頭骨肉、面頰肉、骨髓、牛油等六項雜碎產品進口,甚至是飽受爭議的瘦肉精豬肉,無疑是以國民的健康為代價。從這種數十年不變、義無反顧的「親美」作風看來,國民黨不只是要輸掉農村,也將要輸掉城市居民的信任。